记录生活,展示自然,快乐日子,愉悦心情,让文字明亮生命!

                      酷暑
三伏骄阳更似火,热如炙烤,汗如雨倒,何处觅浓阴睡觉?
一杯香茗沁清凉,坐也美好,躺更逍遥,头枕诗书墨香飘。

                         采桑子      醉
今夜霓虹似点星,醒也迷蒙,醉也迷蒙,拉近距离因朦胧。
谁言痴心一片迟,追逐梦想,追逐繁星,不计结果结兰襟。

     夏日游
云和倩影白,
山共瓜果翠。
采得清甜香,
更是乐沉醉。

(朋友出游,图片发朋友圈,感受其快乐,赋诗一首,以唱和。)

                               黄昏
黄昏,蝉鸣,暮临。
一阵风来,微凉。
蝉噪声伴着的一方世界,给这片空间增添一丝热闹。
那一方世界纯洁,无瑕。

树叶的沙沙声,和着蝉鸣,映照天边,颤动云卷云舒。
日子一去不复返,空留晚霞灿烂。
我思绪万千,在如水的风里,在追忆的春天里,在离开故乡的云里,我是如何走过这些路途的。

黄昏是一片慢慢坠落的树叶,带着阳光的温度,褪去白天耀眼的外衣,只留下永久的思念。
那些噪声充斥的街道,那些繁华吵闹的市井,
是困乏神经的迷雾。

那些布满青苔的石阶,那些覆着绿叶的矮墙,是唤醒生命的琴键。
轻轻的拨弄吧,用轻盈的琴声,驱走那些迷雾,用轻盈的脚步,度出生命的纯粹。

在这黄昏即将离去的时刻,
每一次笑,每一次哭,
都是一次心灵的洗礼。
黄昏如鸿,远音低徊。

         山墙
风过山墙绿入怀,
砖上潋滟影斑斓。
心无俗事鸟鸣响,
闲坐青苔静读禅。

                           采桑子   暴雨
谁撒瓢泼向世人,追也茫然,躲也茫然,晨光无由到眼前。
我本奔徒自红尘,爱上心头,恨上心头,三分痴情七分愁。

       夜读

夜雨滴梧桐,
雾岚隐星灯。
静时品清茗,
闲卧阅诗经。
吟诵三两句,
默念一时长。
生命何多姿,
都向书里痴。

       雨的相思

雨打星夜风凭高,
落地溅起满湖涛。
红尘本是多情苦,
不尽天涯任逍遥。

                                采桑子     雨夜
昨夜雨落东风娇,叶子飘摇,花絮飘摇,孤灯野影逢冷宵。
更漏声残无处逃,不思凄凉,不计路迢,一地相思两处潮。

                                向学
         向学者,非聚而授之,乃因自学也。此感受,自夜读余秋雨《空岛》之“天下学问,多因自学。聚而授之,事倍功半。书院开课,只讲四书五经里的皮毛。其实连皮毛也说不上,只是皮毛上的浮尘”而生出。深以为然。
        余自求学起,于课上专心致志听讲,师长所受,只疏通文理,并无深刻之析,余之感受,唯课余自酌而感想生。论此语,并无不敬师长之意,乃阐明师者授课,重启蒙,轻强加也。皆因学问之成立,知识之收获,运用之流畅,必具个人之勤奋钻研,方可达成己身之修养,归化为己身之作用。
        余今同为师者,授学之时,坚持“重启蒙”之原则,所受之文体,只点其一,而让稚学思考其二其三,或由文体引出另外文本,嘱学生阅之,以固其所学,扬其所思,拓其深度,扩其眼界,而使学有所思,思有所获,获而终身受用。
         为师者,忌以己之思,灌生之想,若如此,必固死不可变,必束缚学生之发展也。为师者,忌授一文讲一文,而忽略广而推之,若如此,必害当今之学生而一叶障目也。所以必先让学生观而博之,广而阅之,拓而展之,深而思之,使其自成体系,自主而获,自在而为,如此,何愁其学而不展,何虑其学而不进!
         向学,师者启,生者研也。重乎生之博闻远虑,贵乎生之感受体验,乃向学之诀要也。余自观所学,感先师之辛劳,启门引入,幸自身之自觉,好读勤思,虽无所获,却也觉受益无穷。
        此向学之思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