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生活,展示自然,快乐日子,愉悦心情,让文字明亮生命!

今又重阳

登高望远
夕阳在异乡落下余晖
回首脚印深浅相随
凌乱在小草旁和深情的目光里

佳节思亲的故事演绎完美
树静风止的愿望敲得肌肤发疼
遥祝岁月快乐
最后发觉不及一次鸡毛蒜皮的聊天

插上茱萸吧
不让秋风苍白重阳日
捂住心口
故乡的热气会暖和远行的双脚

七月初七

风里飞舞春天遗留的最后花瓣
每一瓣花飞成一只喜鹊
千千万万瓣花搭成一座鹊桥
在七月初七的时候
约定一生所爱

倏然奔跑于朵朵云端之上
一片片饱含热情的白云
饰上彩霞和钻石编织出彩衣
在七月初七的时候
轻握沾满露滴的鲜花翩翩起舞

鲜花不意洒成了无边星河
爱意徜徉在一河之隔的莽莽苍林
无数个七月初七的时候
眺望波涛汹涌的岸头
两颗心的宽度只能容下一次回眸

               九月,用一寸月光怀念(外一首)

翻过日历
月光漂白日子的阴影
挤出露珠包裹夏天的离别
斑斑驳驳又条理分明
一片冰心铺开

我们曾是月下常客
用一盏茶的温度陪伴凉如水的夜
用一句话突破寂寞包围
如今九月降下所有银色光辉
我只能伸出手捏住一寸怀念过去

月饼

捣碎所有分离和不舍磨成粉
挤出心底最甜的那丝牵挂
伴上芝麻花生腰果瓜子瓜条
揉成一团印上花好月圆
故乡,亲人所有面容收拢在心中

咬上一口
牵挂的甜蜜漫上趴着皱纹的眼角
化作一滴温热的泪留下来
等热泪流到嘴角
私自延长保质期到下一个中秋

                         我想象

我想象
一座山在夏天长出花朵
在雨后彩虹的诱惑下
变换颜色
化成两只蝴蝶飞舞

我想象
长途跋涉的疲劳和被雨水洗净的感觉
预留在疙瘩角里的一块青石板上
路上的尘埃山间的清风是思念成疾的见证
溪水招摇着向内心浮躁侵袭

我想象
向着远方向着青草深处不止一次收拾行囊
困圄的心只能靠脚下的黑色土
长出几株象征翠绿的野草
和风吹日晒的离别痛苦

我想象
追逐蝴蝶飞舞的笑声响彻彼此心间
一对少年终于在阳光里颔首低眉
气息撑开雨露和花朵
风拂着栀子花的清香飘过耳边

我想象
翻过高山淌过河流追随峡谷载走的双桅船
那船上凄美的歌声和萎靡的温酒
洒落一江夕阳红
渐远的影子钻进双眸蔓延四肢

                 我寻找

我已成为迷茫的鸟
寻找那条归家的路
两边翠树浓荫
藤蔓缠绕在树干上
开出五色的花
香气萦绕彩蝶轻舞

我扑腾疲惫的翅膀
抖出夜晚的思念和清晨的泪水
阳光无法明媚树叶的缝隙
山泉的叮咚声落在不及眼的沟壑里
风过灌木丛的响动
驱赶不了孤独寂寞

我继续寻找来时的道路
它没有被露珠打湿
没有留下我曾经躇躇独行的印记
它没有唱起欢歌
没有洒下哪怕一丝笑语
用来勾起我的想念和不堪回忆

我用心找寻最亮的星
希望它引着走出迷茫
走进善良美丽的鲜花海洋
星星也沉默了
消失了光辉消散了闪亮
留下一片白恍惚天空

我颓然停下
在五色花下轻扑双翅
在翠树藤蔓空隙里徘徊
抹去夜里残留的泪迹
心无法呼吸花香
寻找的归途依旧茫茫

        在树林里听虫子笑

树林,那是童年美妙的地方
曾经暗藏着无数的宝藏
偶然的日子,重新回到了长着树的林子
在夏天灿烂的太阳底下
有一条一条虫子发出爽快的叽叽声

曾经幻想这是人间最和谐的音乐
那是没有经过岁月淘洗的精灵
声响和藏着的宝藏永远是迷语一样
那是用清澈明朗的眼光搜寻的风景
叶子耀着彩色的光芒

虫子笑出声调高扬和低调
微风拂过叶子也沙沙乱叫
我极力回忆一切过往
捉迷藏和探寻宝藏已随风流淌
梦想发芽也成为花黄

现在透过叶子缝隙
仰望深远的蓝空
一片云悠然地变换各种模样
在我眼里隐藏着孤独的思想
只能渴望的望着而不能用手丈量

我耳中收集虫子的一切声响
把它想象成曾经喃喃细语
伴着夏天的微风揉杂成
树林里双飞的蝴蝶
消失在树顶的叶尖上

                   虫鸣

我们都会同时仔细聆听
彼此间心跳的声音
越过银河的空广
返回夏夜的韵律里

星的光辉在演绎
一场相爱的故事延伸
或许仍需隔空遥望
此刻鸣响振颤了空气

此刻思念绕过黑夜
轻盈地冲破白天骄阳的包裹
沉寂在我肌肤的皱褶内
流出一声声叹息

       一片风

一片风走过阳台
失落一朵过时花
残阳洒下血红
勾兑相思的债

目光所及的距离
蝴蝶双双飞进黄昏里
归巢鸟划过天空
隐形的线牵扯遥远的情

晚霞开始涨红脸
感染漆黑的眼
远方
温暖伴随温柔亦步亦趋

                  六月

六月的阳光从天台的豁口
射下白亮蛛网
清凉夏风成为奢靡
燥热从窗口抖动进来
春天繁花不再
那网隔开湿润
留下纯粹的思念
渗进晨光和白色中

我们曾热烈祝贺春花灿烂
我们曾诚挚祝语秋月无边
如今六月阳光恣意
欢快河流敲响火热铜鼓
青山不改往日时光深绿
一些错过了春天的花朵
一些粗放了细节的雨水
重新焕发深切思念

在我们热情洋溢唱歌的路上
稻苗抽出一串串白色花
野草长成风过弯腰的样子
阳光直射一片虫儿隐居的山林
灌木丛,野花互相用影子拥抱
每一寸思想和这一切相惜又相戏
在路途遥远的方向引诱
向步履维艰的日子嘲笑

阳光曾鼓动贪婪的心
疾风暴雨又冲刷满身泥泞
我们勇敢跨越六月燃烧的爱情
欣赏又不屑于这一切
蔑视又不舍于这一朝
在夏天的宽宏大量之下
将融化入骨髓的牵挂一丝丝扒出来
裸露在俗世的尘埃里

             

                              夕阳

童年最喜欢夕阳
它意味着一天枯燥的学习结束
它意味着可以自由自在的捉迷藏
或呆呆的坐在门槛上
数飞鸟数蚂蚁
数口袋的玻璃弹珠

飞鸟投下影子
清脆的叫声响过天空
玻璃弹珠有些是偷偷买的
有些是赢了小伙伴的
这是不会给夕阳看见的诱惑
只在心里和梦里清数

托着下巴
望着夕阳由白色变成红色
渐渐地轮廓清晰
渐渐地就被山尖刺中
又渐渐地被山尖刺穿
最后分成两半直至消逝

光芒也消失了
归鸟也消失了
山尖也消失了
快乐的一天也快要消失
等着父母催促做作业
可是作业怎么不会消失呢

作业不会消失
童年却在作业里消失
擦擦眼睛
最后一抹光辉
被一声喊叫打碎
幻成记忆的花开在今生的乡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