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生活,展示自然,快乐日子,愉悦心情,让文字明亮生命!

                  六月

六月的阳光从天台的豁口
射下白亮蛛网
清凉夏风成为奢靡
燥热从窗口抖动进来
春天繁花不再
那网隔开湿润
留下纯粹的思念
渗进晨光和白色中

我们曾热烈祝贺春花灿烂
我们曾诚挚祝语秋月无边
如今六月阳光恣意
欢快河流敲响火热铜鼓
青山不改往日时光深绿
一些错过了春天的花朵
一些粗放了细节的雨水
重新焕发深切思念

在我们热情洋溢唱歌的路上
稻苗抽出一串串白色花
野草长成风过弯腰的样子
阳光直射一片虫儿隐居的山林
灌木丛,野花互相用影子拥抱
每一寸思想和这一切相惜又相戏
在路途遥远的方向引诱
向步履维艰的日子嘲笑

阳光曾鼓动贪婪的心
疾风暴雨又冲刷满身泥泞
我们勇敢跨越六月燃烧的爱情
欣赏又不屑于这一切
蔑视又不舍于这一朝
在夏天的宽宏大量之下
将融化入骨髓的牵挂一丝丝扒出来
裸露在俗世的尘埃里

             

                              夕阳

童年最喜欢夕阳
它意味着一天枯燥的学习结束
它意味着可以自由自在的捉迷藏
或呆呆的坐在门槛上
数飞鸟数蚂蚁
数口袋的玻璃弹珠

飞鸟投下影子
清脆的叫声响过天空
玻璃弹珠有些是偷偷买的
有些是赢了小伙伴的
这是不会给夕阳看见的诱惑
只在心里和梦里清数

托着下巴
望着夕阳由白色变成红色
渐渐地轮廓清晰
渐渐地就被山尖刺中
又渐渐地被山尖刺穿
最后分成两半直至消逝

光芒也消失了
归鸟也消失了
山尖也消失了
快乐的一天也快要消失
等着父母催促做作业
可是作业怎么不会消失呢

作业不会消失
童年却在作业里消失
擦擦眼睛
最后一抹光辉
被一声喊叫打碎
幻成记忆的花开在今生的乡愁中

                            初夏,光辉沉着思念

暮春的雨带着闷闷的风
在午后淅淅沥沥下着
偶尔飘过一朵蝴蝶样的落花
西窗染尽四月芳菲

这样的雨下着
这样的风吹着
这样的花落着
似是告别这个春天
似是迎接这个夏天

空气湿润,思绪湿润
冥想中,那一年的春天
雨丝声声,笑靥如花,惠风和畅
如今这雨洗涤着心灵的感应
这风吹散了刻骨的记忆
唯有落花似流水趋于平淡
唯有夏日耀光辉沉着思念

雨似乎停了,风似乎止了
西窗落下帷幕,夜如约而至
初夏的夜,清凉,热闹,极简
草虫叽叽叫
猫头鹰栖在高枝上
发着青光的眼注视着一切
人间冷暖,人情世故,分离聚合……

树叶摇曳了一天,现在一动不动
层叠在半空,遮挡住星星的光线
夜空如银,星辉灿烂
春天的风雨冲洗尽杂质
初夏夜的星光耀出思念纯粹
耀出思念绵长

                我看夕阳从初夏坠落

归巢鸟翅膀扇出风吹过叶尖
云彩只在它身边徘徊
早晨和中午忙得碌碌无为的思想
很快凝固成块状话语堵住嘴巴
头脑却翻腾黑色浪花

夕阳很无情
忍受不了一天光阴似箭
固执地挂在云朵前
灼烧双眼灼烧念想
不坠落去它该去的地方

我的双眼已经很疲惫
盯着那圈样光晕
慢慢幻化成七色彩虹
说好那七颗钻石耀眼呢
但天光光映不出她的辉煌

春天快过去吧
初夏事物语言已经准备好
敲开凝固的嘴巴
扬头甩给那些野草香椿树布谷鸟
种子的芽长成了翠绿的衣装

潮湿还驻足在昨天的雨水里
花香还弥漫在清晨的窗台上
眼里还晃动着恋人飘逸长发
一天就变成了夕阳疲劳脚步
停在风中凌乱了山川蛮荒

我望着那夕阳空荡荡挂着
没有坠落下去的迹象
担心明天早晨它升起时
驱赶不了春雨遗下的忧伤
只圄在盛开鲜花的灞上流荡

                          我看着春风拂过满山杜鹃花

那天晴朗
空山对着蓝天
鲜红飘动遍野
泥土香四溢
目光之处
杜鹃花蕊闪出晶莹泪珠

蜜蜂蝴蝶莺莺耳语
雏鸟扑腾双翅欲飞
我曾放牧的那头牛唉唉叫
灵动的眼一往情深
对着风吹来的方向
寻觅曾经感动心灵的拥有

满山杜鹃无语
春风温柔拂过花朵
拂过身体指尖
拂过相拥的誓言
我潸然泪下
望着一丛丛杜鹃花低眉

我在春天的路口望着你

春天里我们走过铺满松针的路
绿芽从枯叶覆盖的泥土钻出
昨夜的雨水泥泞了道路
凌乱了我们的脚印
打湿彼此整齐的裤脚
林间知更鸟鸣叫
似你在我面前喃喃细语

花没有开或者已经凋谢了去年的灿烂
留下给我们的也许是寻找也许是等待
等待花重新绽放
等待春天的脚步珊珊来
风先来了
吹着痛苦的忙音
凌乱的脚印也被吹干

我听着你的喃喃细语
似空旷远音消失在耳边
知更鸟拍打潮湿的翅膀飞走
雨水泥泞的路干涸
唯有春不受左右出来阻隔我们拥抱
唯有湿润的空气拉扯长彼此距离
遗留一个我在春天的路口望着你的后衣摆

风吹起衣摆的样子
每一刻都撩拨心弦
脚后跟微尘飘飘
散入路旁野草丛
瞬间被花香融化
我用鼻子极力嗅寻
却只剩心的翼动和满眼泪水

                夜冷山乡

风冻雨成雪从暗黄的路灯下飘落
丝丝缕缕的冷意钻进心间
那条痩弱的大黄狗跳着脚
瑟瑟的从十字街口跑过
山林无视这一切
任人声消逝在黑暗里

冷夜嗦嗦侵袭着每一条古巷
连同雨落进千年的传说里
檐下滴水伴着风
高低不同的叮咚声显出来
显出冷夜更加孤寂和无奈
雨滴石穿只是千百年坚持的成果

我想这夜的妩媚被冻僵
山川挂上冰块一片洁白
每寸土地坚硬的裸露
白天鞋印残留的斑痕也昭示泥土的寒冷
一步步的弯曲延伸到无尽头
那是冷夜的不归路

风不呼啸却刺骨而过
给你没有声响的刀割一般
山乡被吹得缩小成一盏灯
昏黄的在夜里摇晃
蒙蒙的在路口张开嘴
吞噬这冷的深夜

                  小树林

童年的笑声爽朗和着山雀鸣叫
捡拾野果的清香跑遍每一棵树头
在冬季的早晨
稚嫩的脚步无所顾忌
踏响整座山的睡眠

松鼠跳跃过另一树的枝头
红腹锦鸡彩色的身影飞向树顶
一串串的风流荡
光在地面徜徉
遗留下斑驳陆离的影子

晶莹的白霜滴出圆润的露珠
打湿奔跑的裤脚
鞋边沾着黄的黑的泥土
脸颊沁出的汗水
是欢乐早晨最可口的早餐

树林不再寂静
无数幼小的身影欢呼雀跃
叫嚷声和笑声惊吓出所有动物
红色黄色的山果迎来第一抹阳光
颜色在阳光开始恣意时浮动

欢乐充溢每个角落
叶子展出耀眼的绿
飘落的也是彩色蝴蝶般轻盈
幸福滋长
时光里童年无忧无虑

小雀(外一首)

银铃般的唱起
欢欣柔情蜜意
疏泠泠昨夜飘渺的沉寂
那是谁家窗台
抖落一身露珠

阳光下闪着甜美的笑
飞扬的翅膀舞起风
一片片落叶随风旋着
小雀用最轻盈的舞姿
引诱人间

绿萝

这冬夜的寂静
萧条一切过去的热闹
天的黑用墨涂画一遍一样
就这一盆绿色
滋养我心灵的沙漠

等待冬天过去
等待灵魂苏醒
绿色的生命在这黑夜里蓬勃
然后再渴望永恒之心
氤氲成一世情

                      雨中游梅岭
细雨蒙蒙梅花岭,薄雾腾腾南粤关。
岭上梅花虽未放,关头巍峨显雄壮。
今日得幸雨中游,千万思绪上心头。
忆及古道何来由,却是丞相九龄谋。
古时南蛮往中土,一道关山路途苦。
马匹不行人难走,文明阻绝礼丧流。
大唐丞相忧忡忡,开山碎石胜愚公。
凿出石阶一驿道,建起山关雄伟哨。
从此岭南通帝都,莽莽山川过梅关。
丞相美名扬天下,九龄风度入南郡。
至此历经千三载,更有红色革命在。
满清消亡军阀乱,北上伐纣由此走。
元帅蓄力战蛇鬼,红军鼓角震天响。
壮士志在中国强,奔袭敌区平四方。
世上蛇鬼消逝去,人间太平清气扬。
古道斑斑今犹在,寒梅傲雪令人赞。
将军岭,夫人庙,胜景山河好热闹。
攀山登临歌颂唱,领略雄关风景靓。
正值细雨湿古道,犹显少年心高涨。
今游梅岭学上朝,他日得道报国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