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生活,展示自然,快乐日子,愉悦心情,让文字明亮生命!

家是什么(二)  
        家是童年时那一堆堆的稻草垛,珍藏着放学后游戏的欢乐。家是屋后的那一座座山头,飞扬着装弶捕鼠,爬树掏鸟窝的歌声。家是那一条波光粼粼的小河,翻腾着凫水、捉鱼的光滑身姿。

         每个人心底,都珍藏着一个家。虽然,尘世间有一些荒芜冷漠的灵魂,游离于家之外,视家如枷锁,如牢狱,他们没有责任,或者说心里害怕,而逃离了所谓的家。但是人世间,家的情怀依旧。小家、大家,依然珍藏心中。为建设家,他们付出,甚至牺牲,在所不惜。

          屈原的家在汨罗江。他四处奔走,就为建美好家园,楚怀王容不下他,天下之大没安放他心灵的地方,“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汨罗江,好好的安放了他热烈的心灵。

        陶渊明的家是一片桃林,桃花盛开,无限梦幻。不为五斗米折腰,与五棵柳树相伴。“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是寄情田园的家,多少人向往,又有多少人做到?

       李白的家在那一轮明月里。举头望月,渴望一翻作为的诗人,总因自己的盖世才华,孤高冷傲,得罪权贵,被赐金放还,只能在一低头间,忆起自己的家,随之化作握在手的小小的酒杯,独饮独吟,“对饮成三人”。理想的远大与现实的矛盾,让家显得皎洁,也显得更需要单纯。

        杜甫不同,一生悲苦的诗圣,把家安在那破旧的茅屋里,“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却心存天下:“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是为大家,而少顾自家。

        苏轼的家被王安石和司马光夹逼着,只能做“闲人”于黄州的承天寺,胸怀无限宽广,“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更有无私的祝愿:“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这是豪迈的思想珍存的家。

         陆游的家总向南望,“南望王师又一年。”夜里是“铁马冰河入梦来”,等不了,只能嘱咐儿子“家祭无忘告乃翁。”这是希望,也是对统治阶级的进言:收复失地呀,那里才是我的家。

       曹雪芹的家是一座大观园,有精钻叼钻,尖酸刻薄的王熙凤把持,更有不食人间烟火的宝黛爱情故事在其间演绎,注定是悲剧收场,不被看好的金玉其表,败絮其中的家。

       施耐恩的家在那八百里水泊内,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何其快哉,却逃脱不了被收编的宿命,逃脱不了被利用的苦果,最后被无情地迫害,流离失所,造就了多少家的败亡。

        这些存在于文人心里的家,纷繁多姿,难于描述。到底人世间,家是什么?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仇富心态的家?这家不安分。抑或是“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的家,这是狂喜的情绪,这家遭受过多少的苦难呀。还是“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故国情怀的家,这家实在太大,非李煜所能拥有。

        其实, 家,就是那能让你安放你那疲惫的灵魂的处所,与贫穷富裕无关,与宽大狭小无关,与亮丽堂皇简陋破旧无关,却与充满温馨,无限真爱紧密相连。当然,那荒芜,冷漠的灵魂除外,他们没有家,他们的灵魂无处安息。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