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生活,展示自然,快乐日子,愉悦心情,让文字明亮生命!

                              那条河(二)
        那是一条现实的河,每天依旧哗啦哗啦的流着。那是一条不会干涸的河,只在不同的季节里变幻出不同的迷幻的落差。那是一条伴随岁月成长的河,时光不老,时光静好。曾经沉迷于它,喜欢聆听它咕咕的流水声,喜欢剥光自己,钻进它的怀里,尽情游戏,尽情泼洒,与它肌肤相亲,与它相拥而眠。它是好奇,我总猜想它从哪里来;它是理想,我总渴望有一天能从岸的这边到达岸的那边。
        这河流,是童年的快乐与历险。逃离父母的监管,与小伙伴相约,雨季时钓鱼,夏天里游泳。那清清爽爽的水拍打肌肤的柔软,那和缓润滑的水滋润毛孔的清凉,如今只在记忆的深处,时不时会搅动那多情的神经,让你欲罢不能。
        这河流,是少年的理想与追求。曾经在水浅的旱季,挽起裤腿,淌着清凉微冷的流水,实现从此岸到达彼岸;曾经在汹涌的雨季,冒着被激流冲走的危险,依然无惧地横过它的身体。只为要去镇上读中学,不想因此而错过求学的时间。那时雨季,河水暴涨,浑浊,湍急。上学之路必经这里,我们同行的伙伴当时可能意识不到危险,或者是知道有危险也没把它放心上。每个人脱得只剩内裤,把衣服绑在自行车尾,用还没发育的身体扛起自行车,从河的稍上游,横斜着游过对岸。不知是少年不知险还是卖弄聪明,很会计算出要到达对岸的预定地点,那么在这边就要到上游多长的距离。这一算,无意中把流水的速度也算进去了,于是边横跨边被水流冲往下游,等冲往下游后,刚好到达对岸预定的地方。这样的渡河方法,家里人从来不知道,我们几个伙伴也不感觉骄傲,当时只是想着要过河,要去学校,不能耽误功课。即使现在,我依然没有感到在雨季河水暴涨的时候,那样的过河方法会有什么危险。或者是少年的懵懂,或者是少年不识好歹的表现吧。
        这样的渡河方法,我们同村的几个伙伴用了三年,三年里,风雨无阻,伙伴间的互助,互靠,及至后来的情谊,逐渐变得牢固不可催。这是人生情谊的河流!
        其实旱季时,河上面有桥,那是用竹子做成的:把竹子截成三米或四米长的一段,三段竹子并排绑紧做成竹排,在河中间每隔三米用石头垒起一米五高的石墩,两石墩间就铺上做好的竹排,再在浅水的两岸边用石头垒成有空隙能流水的石堤,这样一座简易的桥就修成了。当地人都把这种桥称作浮水桥,因为一到雨季,大水会把石墩冲垮,连竹排也被冲得无踪无影。
        即使旱季有桥时,我们还是时常下河,淌水过河。可能是孩子贪玩的天性,也可能是河水清凉的诱惑,总感觉下水走过去,是一种幸福的享受,是一次不大不小的冒险行为。河水冲击小腿肌肉的感觉,细沙摩挲脚底的感觉,甚至鱼儿跟随着,追逐脚步的欢快身影,都显得无比的新奇和快活。
        那就是孕育了快乐的河流,那就是激发了理想的河流。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