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生活,展示自然,快乐日子,愉悦心情,让文字明亮生命!

                        《我们仨》
                         ——从容淡定的曼妙风景
  
       生活或许是一场苦难,生命却是一次从容。苦难的生活,造就了从容淡定的生命,这得有多大的坚强呀!最近从报纸网络知道她的点滴事项,知道她最新的也是最后的文章,心底就日思夜恋的不能忘怀,想着非找来读读不可。这就是杨降的《我们仨》。没见到书的庐山面目,已是千里思君,望断天涯了。
        初识杨降,是在钱钟书《围城》的附录里。兴味盎然,哈哈大笑中读完《围城》,感觉不舍,继续把后面的附录细细品读。这附录就是杨降的手笔。当初喜读,重点不在杨降,在《围城》的作者钱钟书,希望通过杨降的对《围城》的注解来了解钱钟书的家世和写作《围城》经过。对杨降为什么能写得这么详细并没细究。惟有一点印象深刻,她的文字是那么平和,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深刻的理论,让人读得轻松,即使再大的事情,她娓娓叙述,随和平静自然之气也如羚羊挂角,不着痕迹地扑面而来。读她的文字,即使是苦难境地的描述,也看不出悲愤不满的情绪,有的是随遇而安,随境而静的淡定。这样的一个女性,令我联想起另一个有共通点的女性——冰心。冰心的文章,我想用两个词形容:淡雅,纯洁。读冰心,如沐春风,如浴朝露。而杨降则是从容淡定。是的,杨降的文字是从容淡定的,她的人生也是从容淡定,她一家三口,遇事冷静处事不惊也是从容淡定。细细品味,原来她一家就是一个整体,就是一种从容淡定化身。
       找到《我们仨》,心急中告诫自己,这次读它,一定得掩住激动的心绪,一定得放平心态,一定得从容不迫的读。于是我压住情感的起伏,翻看书籍,一句句,一行行,一段段的读。那篇《我们俩老了》,叙说的梦境就是生活:两人搀扶着走在路上,突然钱钟书不见了,她大声呼喊,突然找不到回家的路了,钱钟书醒来安慰说那是老年人的梦,她却认为是万里长城的梦。那篇《我们仨走失散了》没有失散别离的悲伤苍凉,只有古驿道沿途让人不尽怀恋的风景;没有即将人鬼永隔的戚戚切切,只有崎岖小道上互相搀扶的蹒跚步伐;没有今日思君明日不知能否再见的凄惨不忍睹,只有湖边渡船里默默无语双手相握的静静依偎。那篇《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正如杨降所说,“我们三人就此失散了。就这么轻易地失散了。‘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她留下来是在为钱钟书整理后事,她也在寻觅归途。
       没有深挚的感情,哪有如此从容淡定的失散。钱钟书曾说,杨降是他的妻子,情人,朋友,战友。钱钟书的一生,是杨降一生的幸福,或者用最俗气的说法,钱的成就,是杨降从小家碧玉变成钱钟书的妻子辅助而得的。
       再回到《围城》的附录,杨降对钱钟书的了解如此详尽,正是因为她对钱钟书那种深挚自然的爱的体现了。他们初见时,钱钟书说:我未婚。杨降说:我没有男朋友。后来钱钟书说:在你之前,我没想过结婚,在你之后,我不再想结婚。这或许是一见钟情的最好注解吧。
      《我们仨》文末处有这样的句子:“人世间不会有小说或童话故事那样的结局:‘从此,他们永远快快活活地一起过日子。’  ”  “人间没有单纯的快乐。快乐总夹带着烦恼和忧虑。”“人间也没有永远。”是的,那个称作“我们家”的寓所,是旅途上的客栈,生命的从容与淡定才是一道曼妙的风景线。

评论(12)

热度(63)

  1. 吕宏道 转载了此文字
    ME
  2. 唐无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