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生活,展示自然,快乐日子,愉悦心情,让文字明亮生命!

                             那条河(三)
        汇聚成河流的清泉,是无声无息的,它从山间,从茂林深处,从人迹罕至的地方,如春蚕吐丝,一丝丝;如清晨露珠,一滴滴,由细变粗,由少积多,迸出石缝,顺着崎岖不平的沟壑,冲破重重的阻拦,逐渐汇成涓涓溪流,汇成汤汤细水,终成这一条生命的河流。
        它是我生命不可或缺的河流。很小的时候,我渴望看见它,但只能听它咕咕的声音;童年里希望投入他的怀抱,却只能偷偷的与它亲近;少年时,可以自由的嬉戏它了,却走进了生命的青葱岁月,它的激扬已激烈的震荡着我的灵魂;青年时,它已不再神秘,也不再不可征服,但它的源头仍实实的占据我的心,探寻的念头从没淹没。只是从没想到,不经意间,命运在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毕业分配工作,分到了河流源头的小镇。
        带着激动的心情,打点行装,奔赴即将工作生活的地方。这激动,有由学生转变为工作人员的激动,有走出校门投入社会的激动,更有终于可以一探生命河流源头机会的激动。坐着班车,在摇摇晃晃中,精神却不减一分。泥沙铺就的公路蜿蜒曲折,汽车奔驰过后,扬起的尘灰被风甩向车尾。曲折延伸的公路两旁,渐渐地绿树成荫,空气也渐渐清凉,汽车犹如行驶在深深的沟壑间,左转右转,不断露出一方湛蓝湛蓝的天空,又不断消失在一片片浓阴里。每行过一段,就红着瘦削的脸问旁边的人:这是哪儿,叫什么?有这么快到吗?好在人热情,问得次数多了,也不生气,还是很友好的回答我的无聊的问话。汽车走了四十还是五十分钟吧,司机一个刹车,说到了。
        我提着行李,展望着四周,如同展望我的未来,跨出车门。这小镇与家乡的无什么区别,下车,经过一座桥,桥下一潭深水,青绿黛墨,静静的流过桥孔,我想,这就是那流经我常跨越的那条河的水流吧!过桥后一条不足两百米的街道,两旁建着时而整齐,时而参差的两三层的楼宇,底层做铺面,二楼以上住人。这街道,在熟悉之后,我常和同事说笑,说在街头喊一声吃饭了,街尾也能清楚的听见。到达单位,向主管部门报道,安排好住宿,静心下来想想,这里就是自己未来生活的地方了。那时绝想不到有一天会离开。
        等我离开时,已经是十五年之后了。这十五年里,我对它比家乡还熟悉。哪个村庄在哪儿,有什么特色,我一清二楚。遇见溪流,我总会询问,这溪流流向哪里?得到的答案总是说小溪流,总是向下流。是的,水是低处流,是流向水库。那水库我知道,小时候妈妈说过,她在十六七岁时,正在兴建,那时正是上山下乡的热闹时候,她也有份参加这水库的建设。建设这水库的目的一是消除水患,二是消灭我们家乡的血吸虫,三是发电。现在想想,家的那条河源头的水流到这里,被拦腰截断,被利用一遍之后才安静地继续奔流前进。但它依然是那么的清澈,那么的激越,有时温顺,有时又是那么汹涌。
        河流的源头真是在那山间呀!我在这小镇的生活与这山,与这水,与这里的云雾无法分隔,即使现在离开了,它依然是我魂牵梦萦的地方。小镇纯朴,人民热情,胸怀如山厚实,如水清柔,如绿葱郁。十五年的工作和生活,如河流平静中有激烈,简单而纯洁,让我的人生也清澈纯朴,让我的生命多出一分念想,一分牵挂。
        家的河流呀,你从青山绝壁间流出来,我先感受了你的清凉,你激起我的渴望,我受着你的润泽,从小到大,从懵懂到清冽,从此,你成全了我从小就种下的梦想,源头是我追逐的繁星,河水是洗净我灵魂的清洁剂。咕咕的流吧,流向远方,流向需要你的地方,你永远忘记不了孕育你的根,就如我永远也忘不了我生活工作的地方一样,虽然回不去了,但回不去的就叫故乡!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