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生活,展示自然,快乐日子,愉悦心情,让文字明亮生命!

                                   春之思
风拂过,绿扬眉。十里桃花相赋梦。此生华花百转回,更似娇羞状。
燕归来,雨欲润。两剪浮云飘扶摇。看淡风云重起涌,难抵鬓斑白。
最经年,排遣难。一腔情怀诉衷肠。此时更着风雨住,冲出满天霜。
思长久,恋无涯。多少恨怨郁心头。化作芳菲不尽流,徘徊庭树下。

                                  春之恋
        青梅煮酒叹晓月,月冷星稀寒气升。晨醒思情难别离,从此春风牵恋人。
        晨风带着微雨,携着春天的胳膊,飘飘扬扬地拂过山林,拂过河流,如芭蕾舞女般来了。天空雨雾蒙蒙,树木湿露欲滴,地面潮湿,小水潭这边一洼那边一洼,不时映照出天空飘过的白云乌云,倒映出出来觅食的飞过的鸟儿,汽车碾过,还溅起一扇扇的水帘。春雨在这种时候下成了土地的饮料,微风吹成了这种时候树叶,花儿的生命。
         一夜滴雨,房间外面的声音滴滴答答,噼噼啪啪,天亮后,嘀嗒嘀嗒声变成了叮咚叮咚声。雨丝是没有声音的,只有在物体表面积聚得够了,才慢慢顺顺的滴下,不成条不成线。山林的树叶被这细雨细细的冲洗,愈加翠绿,含苞的花儿被这微微的风儿拂过,渐渐绽开苞蕊,不急不忙的参与进这春天的雨季里。
        早晨屋外还不算冷,渐渐到了中午,天气渐渐变冷了,是雨丝带走了昨夜被窝残留的温度?是微风拂走了夜间储存下的暖气?还是春雨春风一起商量,让气温先升一点再降一点,然后再升一点?在这一升一降中,春天,春雨,春花,春的一切,包括诗,散文,景物,人,身,心,情……也娇羞地到来。
        春来了,在这寒寒瑟瑟里,在这雨露搅合里,在这雾气,微风,树木,小草,花朵里。我瑟缩着,也伸展着,我半睡着,半清醒着。春的生命脆弱,但更多的是顽强,春雨虽小,却不停的下着,春风化雨,赶趟着生命的力量,我迎面感受,我张臂拥抱,绿色也渗入我的眼里,我满眼都是蓬勃的生命!
        春雨送春归,春花待灿烂。春是生命的伊始,滋润着思念。

                               冬夜喜雨
        春未至,雨已来。这雨淅淅沥沥下在冬天的夜里,没有一丝冷意,反而衬出春就在不远处。
         雨下不停,那声音滴落在水泥板上消散在风中。雨柔软下着,不徐不急的在冬天凋零的天空里飘过,伴着雾气,伴着落叶,冲刷尘埃,那尘埃能落定么?雨清洗留念树枝的绿叶,雨滋润干涸土地里的小草,雨涨满秋天风干的溪流。雨,你还有什么特技吗?在飘落的瞬间,在触地发声的瞬间,在溅出水花的瞬间,在消失于地表的瞬间,你是上天赐给冬夜的长梦!
        帘外雨声惨,茶香荡室间。远去了孤独,远去了寂寥。生命本无萍,何来悲秋风?冬雨带着清风,用泥泞铺就一夜惊喜;冬雨随意滴落,借呢喃催眠半袖温柔。冬雨赶趟儿似的,用力击碎贫瘠的思想,苍白的思念。偶尔在雨声里闻闻茶香,重新氤氲成夜黑梦醒,而哪一处不是梦出发的地方?
        没有想过冬夜的雨会是如此温暖,会是如此引起人的思念。在逝去的日子里,冬雨总是和寒冷相伴,那冷到骨髓,令思想凝固,令思念结霜。今夜,雨遇上不冷的冬夜,飘逸了人的梦,飘过了生命的美。我们诉说,冬雨淅沥成春天,那是生命追逐梦想的激情;我们想念,冬雨涮洗的浮尘,会重归大地的怀抱,再次孕育春天的色彩。
        冬天里,所有彩色退出天地的舞台,暗淡成灰白,那是风霜的遗留。冬雨用不徐不慢又清澈的姿态,叫唤出春重新点燃色彩的瑰丽。夜静雨条条,余音绕梁,细若游丝,最后消逝于黑暗里,也消逝一切嘈杂。

                          日间小记
        10月2日晨。过去一天嘈杂烦乱,今晨已渐清净。妻子高卧酣睡,小儿自娱自乐,我静躺沙发,翻手机,阅网络,读一网友转载林清玄《清欢》一文,想来清欢难得,终为嘈杂掩盖,更甚酒后多言,心迹乱表,终不及嘈杂声中独自酣卧。
        如今,清茶一盏,细品慢嘬,窗外虽车声滚滚,人声不息,却为室内一宁。推杯换盏,引吭高歌,实不为己身己心所欲,唯独处一处,与清风自来,与星月相拥,与雨露均沾,得之而后乐也。
        近日偶读一笑话,说一仙人下凡至一穷乡僻壤遇一穷困潦倒之人,仙人怜其身世,传一秘方,嘱其次日置于清水中,与三人尝喝。次日,穷人一遇斯文之人,让喝之,斯文人曰醇美;至午间,又遇一武人,让试之,武人吼之曰爽;直至一午无事,穷人心急,至暮色渐临,才又遇一疯子,急让之喝,疯子喝后,癫狂更甚,口出不逊,不能明理。此秘方兑水后世称之为酒也。后世人喝之,开始时互为克制,斯斯文文,如文人之举;至中段推杯换盏,划拳猜枚,勾肩搭背,山摇地动,如武人之态;至末尾不能自己,疯癫现露,口出狂言,如疯子之行。殊喜之,厌之,恶之?
        想起曾试之,虽无疯癫之行,但有狂言之态,深为恶之。真不如今,静处一室,香茗相伴,无为翻书,于热闹中心修静养,与嘈杂中固守寂寥。世间真挚难得,口说无凭,心有灵犀,彼此相通实为凤毛麟角近乎无,何不随风而去荡天地,引鹄而来守心间?

                                无题  
        一个季节流转,变换一方不同的天空,改变一场不期而遇的温暖。是季节的气候变化,还是思情的增减?春逝了,繁花落尽,春水流走,变换成热烈的夏天,变换成敞亮的身心,变换成激昂的真情。“芳菲歇去何须恨,夏木阳阴正可人。” 你会说,夏阳正当。秋来了,带着清爽的风,带着万里的蓝天,带着千江的月。“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你会说,秋色无边。
        一天昼夜更替,更替掉白天繁忙尘嚣,更替掉黑夜寂寞孤独。是黑夜的静舒缓尘世的繁忙,是白天的光驱走寂寞孤独?夕阳西下,倦鸟归巢,换来夜色无边,换来嘈杂远离,换来临时的宁静。天光放白,露珠晶莹,夜的孤寂被融化,被消解,被涌动的心暂时压制,你是否仍然重复昨天的故事?
        不是的,不是的!生命没有重复!远离了春天,秋天的另一番滋味同样充实着你渴望的心;黑夜过后,迎来的是让你充满力量的阳光。
        我们常转身,留下由清晰而逐渐模糊的背影,给欣赏你,爱恋你,不舍你的人的眼睛追寻,而你,却追寻着什么呢?
        我们常思念,思念曾经的相逢,思念失去的拥有,思念你无法割舍的家,更思念让你感动的瞬间。可一切也只得在心里默默的思念,因为你转身离开了,因为你依然忙着去追寻了!

                           荷韵
        含蕊欲放,滴落细雨;粉嫩摇曳,清香飘溢。
        你玉立绿荷间,不蔓不枝;你静待时光里,不妖不娆。
        远山远,黛墨浓;天空蓝,白云游。你无视景色无限,只因你已是自己的景色。
        在绽放前,你直直矗立,站成自己的独特。远山,蓝天,白云,是你的背景;阳光,微风,绿叶,是你的甘露;游人,花伞,笑语,是你的衬托。
         玉立吧,玉立成娇娆的人儿,别人无法复制你的温柔;玉立成清爽的一支,净化尘世的污浊;玉立成自己的天空,白云也在向你招手。
         远山淡了,蓝天蓝了,白云飘了,唯有你,等待着,那绽放的一刻,如新生命的降临!

                                悦莲
        尘世间,有一种感动在瞬间喷发,便已铭记终生;一生里,有一种相遇如小溪细水长流,永远轻盈欢畅;岁月中,有一种思念相守相依难分彼此,尽情挥洒暗香涌动。
        看到这样依偎的莲,洁净无瑕,出清水,映蓝天。骄阳抚摸,微风荡漾,洋溢出满天的荷香。
        悦纳着这相互吸引的莲,无惧风雨,不畏烈日,亭亭出曼妙风景,艳丽着俗世而不羁。

                            阡陌不相逢
        骄阳烤,天蓝云淡,花艳无情展。微风拂,汗珠滴落,似泪失语时。忆过往,情浓胜花语,相思把酒欢;今只剩,怨恨无绝期,徒增阡陌花,不识东风面。
        曾记否?私语微醉,凡尘不能欺;却为何,落花付流水,相遇无相望。两倾心,根连和地结,潜润傲俗世;等灿烂,忍心尽离别,只被情噬伤。

向往蓝天,向往自由。虽然只一支,虽然只是很短的时间绽放,但也要长成最艳丽的一支,开成最迷人的一朵。
莲,玉立绿荷间,亭亭白云下,洁净尘俗,映照骄阳,不蔓不枝,清远溢香。

                       殇离六月
        荷用它圆圆的绿叶托住纯洁的雨水,骄阳却以火的姿态烤干它的热情。在这个六月里,别离是不可避免的痛苦,思念却像走失的儿童,在母亲的心上刻着条条的伤痕。
        水用柔润的躯体抚摸荷叶,让它更绿更翠,风用躁狂的热吹散夏日的激情,不伤不恋。荷上的水,渗不进荷叶的心,它只能看着如火的太阳,等它把自己的柔情蒸干殆尽,然后任荷叶招摇、向另一片雨卖弄风情。
        殇离六月,蝉鸣树梢,雷响天际;情逝夏花,雨打窗棂,风过白际。天空下,乌云盖顶;心上间,划痕累累。
         走过一程,突然发现只有自己,那春的烂漫,花的灿烂,似秋晨薄雾,阳光过处,踪影不再。或许,连自己都不是,就如那雨水,最后没在荷叶上留下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