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生活,展示自然,快乐日子,愉悦心情,让文字明亮生命!

长相思     故乡草原风景

雾一片,
绿一片,
草原美景看不厌,
心如高飞雁。

游几遍,
爽几遍,
山水相逢似初见,
陶然情潋滟。

                       听见

听鸟儿鸣唱
听凉风娇羞成阳光的姿态
那一抹情愫晕开
那时在青翠里看见你
便成了你的颜色
阳光从此刻起一直萦绕

我想离开
然后去拥抱美丽
但我从睡梦中醒来
醒成思念的样子
潸然泪下

时间像一把钥匙
打不开逃离的门
思念像雾气弥漫
我只有看着这土地
和地上飞翔的鸟
穿梭进未来

                            四月
四月是一个孩子,总向着春天的阳光
他的脸上也射出灿烂的光辉
在微风中,在一片翠绿耀眼的旷野中
即使是微雨纷飞,也蔼遍荒原

四月是一个会跳脚的孩子
他还没长大,他在蓄积热和光
用雨清洗杂质,用风晾干
然后在一地的花朵里翘望天穹

四月是一个眼里只有你的孩子
花朵会带落枝头的露珠,不久就散去
他用明眸寻找,已经掠过头顶的鹰
当然他是寻找他的孤独

四月来了,在小溪流,山荒中,尘世间
像一个准备长大的孩子
奔跑,散发热,耀出光
天空也为他洒出风一般的明媚

                             野外的春
        山峦翠,溪流绿。越上高冈群峰展馨芳,无尽美色扬。
        花儿红,柳叶长。俯拾小径孤独曲通畅,不限春风唱。
        天气的好,用“春风花草香”来形容一点不为过。阳光照耀山林,流光溢彩,倾泻在翠绿欲滴的树身上,那绿本来就耀眼,现在直刺眼睛。有什么比得上春天时雨水浇灌后的大地,在明媚的阳光下更显得娇媚呢?树的绿是浓浓的,灌木的绿是青青的,小草的绿是翠翠的,一层层,一节节,由近延伸到远处,目之所及,分明得很。
        久居钢筋混凝土的城市,常为呼吸到早晨清新的空气而沾沾自喜,但对比起山野荒外的,被雨水清洗过的气息,那短暂的,带有汽车尾气的空气又能算得了什么呢?走在曲曲折折的泥土小路上,眼望高山的浓绿,呼吸野外的气息,时不时手摘路旁的嫩毛草,放进嘴里,允吸新鲜的汁液,那享受没去过踏青的人怎么感觉得到?
         路过一溪,水流湍急,清澈见底,溪底砂石清晰可见,忍不住弯腰掬捧一勺,饮进嘴里,凉凉的,甜甜的,野野的,舌尖的味觉被无来由的触醒,这是童年的记忆。忍不住脱了鞋子,踏进溪里,溪水冲击着受缚太久的脚,冷冷的刺激的小腿肚,这是春天的抚摸。当然不能浸太久,那水依然冷。
        淌过溪水,继续走吧。前面的春色已经等得很久了,等着你去欣赏,等着你去采摘。春光不负卿,卿又何必负春光呢?我走,继续向前,走得汗流满面,走得气喘吁吁,那又有什么?春风拂面,会擦干满面汗水;春风荡漾,可涤荡满腹浊气;春阳溢彩,能蒸腾满身酸腐。
        “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燕子鸳鸯已是早就来了,它们是春天的报信者,而山林野外的小鸟,已经无法耐住寂寞,很早就在树林里飞翔跳跃,啾啾,叽喳叽喳,格咕格咕,似歌唱,似呼唤,似呼朋引伴,同样不肯辜负这娇媚的春光,它们唱和着田里播种的劳作声,在这春天里添上一篇美妙的旋律。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要看春天,去那山林野外吧!

                                   春之思
风拂过,绿扬眉。十里桃花相赋梦。此生华花百转回,更似娇羞状。
燕归来,雨欲润。两剪浮云飘扶摇。看淡风云重起涌,难抵鬓斑白。
最经年,排遣难。一腔情怀诉衷肠。此时更着风雨住,冲出满天霜。
思长久,恋无涯。多少恨怨郁心头。化作芳菲不尽流,徘徊庭树下。

                                  春之恋
        青梅煮酒叹晓月,月冷星稀寒气升。晨醒思情难别离,从此春风牵恋人。
        晨风带着微雨,携着春天的胳膊,飘飘扬扬地拂过山林,拂过河流,如芭蕾舞女般来了。天空雨雾蒙蒙,树木湿露欲滴,地面潮湿,小水潭这边一洼那边一洼,不时映照出天空飘过的白云乌云,倒映出出来觅食的飞过的鸟儿,汽车碾过,还溅起一扇扇的水帘。春雨在这种时候下成了土地的饮料,微风吹成了这种时候树叶,花儿的生命。
         一夜滴雨,房间外面的声音滴滴答答,噼噼啪啪,天亮后,嘀嗒嘀嗒声变成了叮咚叮咚声。雨丝是没有声音的,只有在物体表面积聚得够了,才慢慢顺顺的滴下,不成条不成线。山林的树叶被这细雨细细的冲洗,愈加翠绿,含苞的花儿被这微微的风儿拂过,渐渐绽开苞蕊,不急不忙的参与进这春天的雨季里。
        早晨屋外还不算冷,渐渐到了中午,天气渐渐变冷了,是雨丝带走了昨夜被窝残留的温度?是微风拂走了夜间储存下的暖气?还是春雨春风一起商量,让气温先升一点再降一点,然后再升一点?在这一升一降中,春天,春雨,春花,春的一切,包括诗,散文,景物,人,身,心,情……也娇羞地到来。
        春来了,在这寒寒瑟瑟里,在这雨露搅合里,在这雾气,微风,树木,小草,花朵里。我瑟缩着,也伸展着,我半睡着,半清醒着。春的生命脆弱,但更多的是顽强,春雨虽小,却不停的下着,春风化雨,赶趟着生命的力量,我迎面感受,我张臂拥抱,绿色也渗入我的眼里,我满眼都是蓬勃的生命!
        春雨送春归,春花待灿烂。春是生命的伊始,滋润着思念。

                          那条河(五)
         河流不是在家门口,而是在离家两里外的地方,要遇见它,先得离开村子,跨过一条小溪,翻越一座小山,再走一段平整的道路,然后它就横卧在眼前。这是盼望的河,小时候总盼望有朝一日一睹它的风采,或融入它的怀抱;这是勇敢的河,少年时代无视它的汹涌湍急,无畏地横过它去上学;这是追逐的河,成年后不停地追逐生活的充裕,不停地追逐生命的精彩;这是思念的河,离开它,不久就会思念它,从岸的这边到岸的那边,然后会暂停一切,横过它的身体,走过那段平整的道路,翻越那座小山,跨过那条小溪回到思念的家。
        河流不长,我知道它的源头,也清楚它的流向,以及它追逐的终点。我经过它的地方,可能是它的正中间,是它生命澎湃的时段。它从深山涓涓细流里孕育,汇聚每一股清泉而来,它接纳它能接纳的每一条溪流,它融合它能融合的每一处污浊,它也随便人们分流它的能量,饮用也好,灌溉也好,储蓄也好……它好像只是在发挥它的功能,因为它是一条宽容的河。
        河水流动得很静,或者说你看不出它是在流动,只有当它流过凸出河面的石头形成波纹时才知道它是在流动,是在不停歇的流动。河水也有汹涌的时候,那是在雨季。雨水冲刷下来的浑浊融汇到河里,一波波的回旋着,夹着枯草枯枝枯叶,有时还有整棵的树,极速的飞奔过去。这些年,河底的乱石被清理整顿了一下,河面显宽了,雨季到来,它更显得急躁,流动得更加快速。
        我喜欢它安静的样子,走累了,在某个旮瘩角落停歇一会,旋转一下身子,再向前走;走得急了,向某块石头借借肩膀,停靠一阵,喘口气,减缓一下步履,然后继续向前走。河流其实一直都是这样子,在没有坡度的地方,在没有石头阻碍的地方,在不是雨季的时候,它一直静静的流淌,正如生命大多数时候是平静的一样——在生命的旅程里,极速,或是昂扬的终究时间不会太长,更多的是安静的享受和温柔的品味。
        河流的使命终究要告一段落,它终于流过它应该流过的路程,它终于找到它能依靠的更宽广的胸怀。在它生命的沿途里,山峦青翠,曲折离奇,风景如画,它容纳了靠在它身边的人,它接纳了人们对它的赞美,对它的污染,甚至对它的迫害。现在它汇入更大的河流,或许会轻轻的嘘一口气,开始过自己轻松的日子,开始自己的另一个旅程。
        但它在我心里没有终点,它的流动依然咕咕,它的风景依旧如画,它永远包容,勇敢,清澈,追逐,就如夏天夜空中的星星!

                                 晨语三章
                                   (一)
枝上涧鸟鸣,树头稚童戏。最喜山野外,芳菲茂林中。
                                   (二)
晨起闻鸟声,欣然摹此诗。远去尘俗气,荡尽不平心。
                                   (三)
静听鸟鸣语,欲言意不达。长思过往事,怎及此籁音。

                      秋凉正当月圆时
        天气的闷热依然抵挡不住秋天脚步的声响,在那一弯新月渐渐被圆润,被清朗时,夜莺也只能低吟着飞向笼罩一层薄纱的星空,她祈望能飞进她思念一夏的团圆里,没有忧伤,不再离别。
        叶还是青翠,青得黛墨黛墨,走近一看,又隐隐约约泛出一丝丝不易察觉的淡淡的黄。那是叶子挣扎着不想流失在春天积蓄的水分,不想散去在夏天吸收的阳光,可终究抵不过秋风的轻抚,只能不舍的离开树枝,飘落下来。即使是飘落,也是慢慢悠悠,慢慢悠悠的,离开不再匆忙,化作春泥距护花也还早。
        溪流却不同了。溪水清澈,却不再激越。水声轻缓,却不再潺潺。露出来的被春水夏雨冲刷干净的石头,现在光洁白亮的,与圆圆的月亮互相辉映,蒙蒙胧胧,分不清哪个在天上,哪个在溪水里。水更清凉了,偶尔漾起波纹,月亮也随之飘动,与石头,与水草,与浸泡着的脚,温柔的亲吻着,轻得你感觉不到!
        偶尔一两只留念夏天的萤火虫飘飘摇摇的飞过,像是明明灭灭的灯火,不一会就消失在夜空里。这时,你只能想象,想象它曾经的多姿;你只能回忆,回忆它忽闪忽闪的亮光;或者你只能企盼,企盼来年夏天它再精彩的演出。
        没有酒,对饮已成三人。月色如水,影动已是清凉。山林清玄,梦幻最是飘忽。月圆时,秋凉正当。

                              夏的挽歌
        立秋一过,阳光突然像是被一层淡黄淡黄的薄纱隔着,滤去了那刺眼的白色,变得柔和起来。风中的气流依然燥热,但当夕阳西下了,空气里会偶尔夹上一丝丝微凉,这凉,由少渐多,当夜幕垂下,凉意已是拂人脸面,沁人心脾。
        蝉声少了盛夏时刺透天空的劲力,渐渐稀疏,以致声响消逝,似是因少了阳光的照射,而失去了往日威风,又或是躁动了一夏,要留有精力,以延续下一个夏天引人入胜的表演。蝉也退出这一夏的精彩,隐入下一个季节的轮回里?
        雨随之而来。这是秋至的预告吧!这雨没所谓的大,也没所谓的小。不像春天那样缠缠绵绵,不像盛夏那样洋洋洒洒,也不像冬天那样凛凛冽冽。就这么下着,间或伴上几声夏天遗留的雷声,几道夏天走失的闪电,把空气中燥热的灰尘冲压下地面,渗进泥土里,让闷热渐渐消失,让清凉慢慢回归。
        一阵雨后,那一座座山,轮廓线条突然清朗起来;一个个山岭,由绿变黛,变墨;一片片叶子,虽然还耀着迷眼的绿,却不再是翠了。许是她生命的辉煌已到顶点,要考虑好好的积蓄养料,为来年再续这夏的蓬勃和辉煌。这是生命的重启么?
        天空不再是白花花一片,那最上层的蓝已被压抑得太久,要挤开云层展现她的温情了。风吹过后,云朵不敢负了蓝的理想,偷偷躲开,让出整个天空,任由蓝去遨游,去铺展,去恣肆妄为,然后洁净天,洁净地,洁净你我浮尘一夏的心。
        田野里, 晚稻禾苗由嫩绿趋于翠绿。农民伯伯正施第一遍肥,除第一次草。当翠绿变成墨绿时,秋或许真的降临了。那时,农民伯伯在夏天晒黑的脸上洋溢的笑容会如夏天的太阳一样灿烂:勤劳终将获得满足的收获!
        夏走了,秋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