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生活,展示自然,快乐日子,愉悦心情,让文字明亮生命!

                                 七月归来
          夜已归,风凉如水拂过枝叶,小草,拂过思念,拂过不舍。那远灯似星,点点闪闪,像是指引某种归途。
         其实夏夜的温度依然很高,依然很热,不一会就汗湿轻衫。那粘粘的汗液,浸漫过脑迹,恰如这夜的深广,无尽头。
        七月如火,散尽春花,又不及秋月。它用明晃晃的太阳昭示它如此的热情,又用似是偶然的阵雨把过分的热浇凉,或用一阵风引诱你,让你以为你追逐的温柔没有走远。
        七月燃烧,火势过后,残余的灰烬铺盖天地,似这夜,弥漫一片,那残留的火星就是远灯,那轻轻的风就是热消逝过程的留念。迎着夜黑,捕捉风语,低吟浅唱,如泣如诉。
         七月情浓,飘洒如雨,瓢泼落下,又丝丝缕缕,绵延天际。那天际的一抹红,就是七月的挽留,挽留你的歌,挽留每一刻在身体里燃烧的情,太阳的情。
        情浓时情淡,就如这七月的温度,白天阳光灿烂炙热,夜晚想着它已降落消散,但深情不减,看不见摸不着,只想着夜虫鸣唱,像轻吹的笛声,清丽辽远,像心中的呼唤,声声咽咽。
        没有追逐繁星,只盼天边耀眼的那颗在眼睛所望的方向一直闪烁;不用分明,只盼夜尽后,黎明的曙光依然清亮;渴望归途平坦,如时间般轻轻从指尖流走,无声无息,波澜不惊。
        七月的阳光依然会照亮八月的天空,七月的思念依旧等待八月的聚首,七月的深情犹如八月的河水清澈见底,就如今夜,就似今朝。
         七月开着想象的花,灿烂心底的舞台。

                               午后遐思
        午后闲暇,煮一壶清茶,品着夏风的清凉。水珠圆润,影一方世界,流转梦想的霞光。或坐或卧,在这悠长的下午,静待思念花开;边斟边饮,度过阳光的空隙,探寻叶后秘境。
        捏一本薄薄的书,翻看几页,书中的文字与午后的阳光邂逅,文字的音韵与阳光里的微风相拥,微风拂开繁琐,阳光映亮心膛,那一缕茶香书香,飘过愉悦的池塘,荡漾一圈圈涟漪。
        茶是故乡红茶,色纯味浓,轻嘬一口,舌尖到口腔,溢满浓香,夏日燥热被这一盏香茶赶得无影无踪。书是清丽散文,行文舒缓,慢诵几句,脑海至心间,溪流孱孱,窗外蝉噪从这一刻消隐得无形。
       茶香书香,伴着微风轻抚,睡意朦胧。假寐片刻,在香气缭绕中傲游太虚,那似真似幻的情景交融,那美轮美奂的景色宜人。
       天空突然暗淡,傍晚雨丝飘洒。是天色暗下了?还是雨如帷幄遮住了亮光?这无所谓了,清闲的下午,茶香的氤氲,书香的清涤,再加上傍晚雨丝的飘挂,已是人间夏日数清凉。
       悠悠午后,荡荡我心。

                             野外的春
        山峦翠,溪流绿。越上高冈群峰展馨芳,无尽美色扬。
        花儿红,柳叶长。俯拾小径孤独曲通畅,不限春风唱。
        天气的好,用“春风花草香”来形容一点不为过。阳光照耀山林,流光溢彩,倾泻在翠绿欲滴的树身上,那绿本来就耀眼,现在直刺眼睛。有什么比得上春天时雨水浇灌后的大地,在明媚的阳光下更显得娇媚呢?树的绿是浓浓的,灌木的绿是青青的,小草的绿是翠翠的,一层层,一节节,由近延伸到远处,目之所及,分明得很。
        久居钢筋混凝土的城市,常为呼吸到早晨清新的空气而沾沾自喜,但对比起山野荒外的,被雨水清洗过的气息,那短暂的,带有汽车尾气的空气又能算得了什么呢?走在曲曲折折的泥土小路上,眼望高山的浓绿,呼吸野外的气息,时不时手摘路旁的嫩毛草,放进嘴里,允吸新鲜的汁液,那享受没去过踏青的人怎么感觉得到?
         路过一溪,水流湍急,清澈见底,溪底砂石清晰可见,忍不住弯腰掬捧一勺,饮进嘴里,凉凉的,甜甜的,野野的,舌尖的味觉被无来由的触醒,这是童年的记忆。忍不住脱了鞋子,踏进溪里,溪水冲击着受缚太久的脚,冷冷的刺激的小腿肚,这是春天的抚摸。当然不能浸太久,那水依然冷。
        淌过溪水,继续走吧。前面的春色已经等得很久了,等着你去欣赏,等着你去采摘。春光不负卿,卿又何必负春光呢?我走,继续向前,走得汗流满面,走得气喘吁吁,那又有什么?春风拂面,会擦干满面汗水;春风荡漾,可涤荡满腹浊气;春阳溢彩,能蒸腾满身酸腐。
        “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燕子鸳鸯已是早就来了,它们是春天的报信者,而山林野外的小鸟,已经无法耐住寂寞,很早就在树林里飞翔跳跃,啾啾,叽喳叽喳,格咕格咕,似歌唱,似呼唤,似呼朋引伴,同样不肯辜负这娇媚的春光,它们唱和着田里播种的劳作声,在这春天里添上一篇美妙的旋律。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要看春天,去那山林野外吧!

                                  春之恋
        青梅煮酒叹晓月,月冷星稀寒气升。晨醒思情难别离,从此春风牵恋人。
        晨风带着微雨,携着春天的胳膊,飘飘扬扬地拂过山林,拂过河流,如芭蕾舞女般来了。天空雨雾蒙蒙,树木湿露欲滴,地面潮湿,小水潭这边一洼那边一洼,不时映照出天空飘过的白云乌云,倒映出出来觅食的飞过的鸟儿,汽车碾过,还溅起一扇扇的水帘。春雨在这种时候下成了土地的饮料,微风吹成了这种时候树叶,花儿的生命。
         一夜滴雨,房间外面的声音滴滴答答,噼噼啪啪,天亮后,嘀嗒嘀嗒声变成了叮咚叮咚声。雨丝是没有声音的,只有在物体表面积聚得够了,才慢慢顺顺的滴下,不成条不成线。山林的树叶被这细雨细细的冲洗,愈加翠绿,含苞的花儿被这微微的风儿拂过,渐渐绽开苞蕊,不急不忙的参与进这春天的雨季里。
        早晨屋外还不算冷,渐渐到了中午,天气渐渐变冷了,是雨丝带走了昨夜被窝残留的温度?是微风拂走了夜间储存下的暖气?还是春雨春风一起商量,让气温先升一点再降一点,然后再升一点?在这一升一降中,春天,春雨,春花,春的一切,包括诗,散文,景物,人,身,心,情……也娇羞地到来。
        春来了,在这寒寒瑟瑟里,在这雨露搅合里,在这雾气,微风,树木,小草,花朵里。我瑟缩着,也伸展着,我半睡着,半清醒着。春的生命脆弱,但更多的是顽强,春雨虽小,却不停的下着,春风化雨,赶趟着生命的力量,我迎面感受,我张臂拥抱,绿色也渗入我的眼里,我满眼都是蓬勃的生命!
        春雨送春归,春花待灿烂。春是生命的伊始,滋润着思念。

     一月份发过,这次是重发。                  

                            《兄弟》
            ——荒诞的时代,惨烈的命运
        这是两个时代的呈现:前一个是精神狂热,本能压抑,命运惨烈;后一个是伦理颠覆,浮躁纵欲,众象万生。
                          宋凡平和李兰
        读前一时代,我看到了人性的朴实无华。宋李两人的二婚爱情没有杂质,如春雨潮水席卷,把贫困和人性冷漠搪塞得躲躲藏藏,也正因为宋李爱情的纯真,让李光头和宋钢的人生爱恨情仇交织,显出文化大革命时代的精神狂热,那这种狂热的表面下,涌动着人物命运的悲惨。宋凡平,今天还是扛着大旗站在队伍前头的文化大革命者,明天就成了大革命者的革命对象。时代让宋凡平与李兰的爱情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时代也让两人的世界从快乐走向残酷,宋的命运决定了李的命运,宋李的命运决定了李光头和宋钢的命运。
        我钟情于宋凡平,他爱李兰,爱得彻底,爱得无私,爱得没有人间烟火。我敬佩宋凡平,他无私的爱让宋钢和李光头的凄凉童年短暂的拥有快乐和幸福,他在被打倒前和被打倒后,在两个孩子面前都是英雄,在被五六个“红袖章”打死在汽车站门口外,两个孩子的哭声是对宋凡平受到残酷的打击的不满,是对那个时代的控诉,是对以后生活无助的担忧。
         我敬佩李兰,她忍受前夫带给她的耻辱,独自承受人间的冷漠无情和世人嘲讽。和宋凡平结婚后,她享受了一段幸福无比的生活,是时代的疯狂再次摧毁了她的人生。如果说前夫带给她的耻辱是人性的无耻,那么那个时代强加给她的残酷就是时代的疯狂和伦理的颠覆。
我们生活的时代是美好的,也是我们不能把握的,我们渴望爱,渴望幸福,渴望物质充裕,渴望精神文明,但是我们同样不会满足已有的生活。
         那个时代,我看到了人的命运的惨烈,本能的压抑,精神的狂热。
                         李光头和宋钢
         这是小说的主线,也是前后两个时代四十年的社会反映。相同经历不同结局的命运,两小无猜又分道扬镳的生命,性格迥异却互相护持的人生。
        宋钢性格内向,亲生母亲死后,在父亲与李光头母亲重组家庭后,重新感受了家庭母爱的温暖,与李光头一起玩耍,因父亲的死而分离,因爷爷的死而重聚,但是兄弟情谊的种子已深种。李光头性格外露,大胆包天,无所顾忌。还没出生,父亲就死了,从小失去父爱,只在黑夜里母亲李兰才带他出去看看黑天暗地,看看星星月亮。母亲改嫁宋凡平后,重享父爱,以及与宋钢在白天出去游荡是他最快乐的时候。在那个精神贫乏的时代,他们依然无忧无虑,无拘无束,享受着家庭的温暖,父母的疼爱。可他们幸福在那个时代不会长久,他们的悲惨只是用短暂的快乐掩盖,他们的一生其实从没走出悲惨。
         还好,两个有着相同经历的人能成为一家人,能在那个非人的时代里互相嬉笑互相帮助互相陪伴,即使到后来,两个人在心底依然都说:“他是我的兄弟!”命运或许不公,但人心底的感情永远不会骗人,这兄弟情谊,在那个本能压抑的时代,绽放出夺目的光辉,把那人间的沧桑,人性的冷漠驱赶得一干二净。
                            林红
         林红是插入李光头和宋钢兄弟情谊间的一根锲子。李光头追求林红,不是爱,是面子,是一厢情愿。林红爱李钢,李钢爱林红,他们的爱天翻地覆,又如清澈的泉水,泠泠作响,又如醇厚的老酒,浓香四溢,他们守着彼此,爱着彼此。事情明朗,林红和宋钢结婚后,从此李光头和宋钢两兄弟分道扬镳了,从此两兄弟的人生轨迹不再平行,从此两兄弟的命运在浮躁的时代社会里被蹂躏的惨不忍睹。
        宋钢和林红本来可以过着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温馨甜蜜的生活,社会的浮躁,人性的颠覆打破了他们的平静,打乱了他们的生活,摧毁了他们的温馨的家,唯一可喜的是没有摧毁他们的爱情。真爱是不会被摧毁的。
         浮躁的社会成就了李光头的金钱王国,他有商人的头脑,让他有用不完的金钱。但是浮躁的社会扭曲了李光头的灵魂,金钱王国摧毁了他的人格。他一生都没有爱情,这是这个亿万富翁的悲惨。他最后趁李钢南下广东海南之际占有林红,让他内心深处仅存的兄弟情谊也抛弃到不知哪里去了。
         如果说后一个浮躁的时代葬送了宋钢和林红的生活,葬送了李光头的人格和灵魂,那么就可以说这个浮躁的时代葬送了人间的真挚爱情,葬送了这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让人间成了冷漠无情伦理丧失的地狱。
        余华的这部《兄弟》,其实让我感动的是宋凡平这个形象,他真诚,敢爱,他有责任,有担当。他爱李兰,对李光头视如己出,在李光头和宋钢面前,从没表现出生活的困难,从来都是信心十足,给了宋钢和李光头两人一个美好快乐的童年,这是宋凡平的伟大。
       人性复杂,生命却是不屈;命运可能屈服于时代,但是时代无法戳杀人间至情。能被时代抹杀的是那些看似真情其实是假意的东西。合上书,我回味着书里的情节,回忆着阅读过程的感受,坚贞不渝的爱,如兄弟之爱,如父母之爱,如男女之爱,能被这样人性浮躁、伦理颠覆的时代掩盖么?

                          那条河(五)
         河流不是在家门口,而是在离家两里外的地方,要遇见它,先得离开村子,跨过一条小溪,翻越一座小山,再走一段平整的道路,然后它就横卧在眼前。这是盼望的河,小时候总盼望有朝一日一睹它的风采,或融入它的怀抱;这是勇敢的河,少年时代无视它的汹涌湍急,无畏地横过它去上学;这是追逐的河,成年后不停地追逐生活的充裕,不停地追逐生命的精彩;这是思念的河,离开它,不久就会思念它,从岸的这边到岸的那边,然后会暂停一切,横过它的身体,走过那段平整的道路,翻越那座小山,跨过那条小溪回到思念的家。
        河流不长,我知道它的源头,也清楚它的流向,以及它追逐的终点。我经过它的地方,可能是它的正中间,是它生命澎湃的时段。它从深山涓涓细流里孕育,汇聚每一股清泉而来,它接纳它能接纳的每一条溪流,它融合它能融合的每一处污浊,它也随便人们分流它的能量,饮用也好,灌溉也好,储蓄也好……它好像只是在发挥它的功能,因为它是一条宽容的河。
        河水流动得很静,或者说你看不出它是在流动,只有当它流过凸出河面的石头形成波纹时才知道它是在流动,是在不停歇的流动。河水也有汹涌的时候,那是在雨季。雨水冲刷下来的浑浊融汇到河里,一波波的回旋着,夹着枯草枯枝枯叶,有时还有整棵的树,极速的飞奔过去。这些年,河底的乱石被清理整顿了一下,河面显宽了,雨季到来,它更显得急躁,流动得更加快速。
        我喜欢它安静的样子,走累了,在某个旮瘩角落停歇一会,旋转一下身子,再向前走;走得急了,向某块石头借借肩膀,停靠一阵,喘口气,减缓一下步履,然后继续向前走。河流其实一直都是这样子,在没有坡度的地方,在没有石头阻碍的地方,在不是雨季的时候,它一直静静的流淌,正如生命大多数时候是平静的一样——在生命的旅程里,极速,或是昂扬的终究时间不会太长,更多的是安静的享受和温柔的品味。
        河流的使命终究要告一段落,它终于流过它应该流过的路程,它终于找到它能依靠的更宽广的胸怀。在它生命的沿途里,山峦青翠,曲折离奇,风景如画,它容纳了靠在它身边的人,它接纳了人们对它的赞美,对它的污染,甚至对它的迫害。现在它汇入更大的河流,或许会轻轻的嘘一口气,开始过自己轻松的日子,开始自己的另一个旅程。
        但它在我心里没有终点,它的流动依然咕咕,它的风景依旧如画,它永远包容,勇敢,清澈,追逐,就如夏天夜空中的星星!

                               冬夜喜雨
        春未至,雨已来。这雨淅淅沥沥下在冬天的夜里,没有一丝冷意,反而衬出春就在不远处。
         雨下不停,那声音滴落在水泥板上消散在风中。雨柔软下着,不徐不急的在冬天凋零的天空里飘过,伴着雾气,伴着落叶,冲刷尘埃,那尘埃能落定么?雨清洗留念树枝的绿叶,雨滋润干涸土地里的小草,雨涨满秋天风干的溪流。雨,你还有什么特技吗?在飘落的瞬间,在触地发声的瞬间,在溅出水花的瞬间,在消失于地表的瞬间,你是上天赐给冬夜的长梦!
        帘外雨声惨,茶香荡室间。远去了孤独,远去了寂寥。生命本无萍,何来悲秋风?冬雨带着清风,用泥泞铺就一夜惊喜;冬雨随意滴落,借呢喃催眠半袖温柔。冬雨赶趟儿似的,用力击碎贫瘠的思想,苍白的思念。偶尔在雨声里闻闻茶香,重新氤氲成夜黑梦醒,而哪一处不是梦出发的地方?
        没有想过冬夜的雨会是如此温暖,会是如此引起人的思念。在逝去的日子里,冬雨总是和寒冷相伴,那冷到骨髓,令思想凝固,令思念结霜。今夜,雨遇上不冷的冬夜,飘逸了人的梦,飘过了生命的美。我们诉说,冬雨淅沥成春天,那是生命追逐梦想的激情;我们想念,冬雨涮洗的浮尘,会重归大地的怀抱,再次孕育春天的色彩。
        冬天里,所有彩色退出天地的舞台,暗淡成灰白,那是风霜的遗留。冬雨用不徐不慢又清澈的姿态,叫唤出春重新点燃色彩的瑰丽。夜静雨条条,余音绕梁,细若游丝,最后消逝于黑暗里,也消逝一切嘈杂。

                              那条河(四)
        又一季冬临。雨水的稀少,砂石裸露出河底,做着散漫的姿态。浅浅的水流映着活泼的鱼虾,它们不怕冷,在寒冷的早晨,依然摆来摇去细小的鱼尾,好像与河面的白白雾气呼应。
        我曾经在冬天挽起裤腿淌过这条河,已经冻得通红的脚没有感觉河水的冷,反而因水和空气的温差让我感到它的温暖。是呀!它温暖!在严寒的季节里,在霜冻的早晨,在赶着上学的冬季晨风中,它依然温暖。淌过了河,如同走出了山里的家,如同走上了梦的征途,如同外面的世界已经将我接纳。河流分割了家与征程,一边是梦里萦绕着的家,一边是奔放的心,可见或不可预见的路程。少年的内心里永远涌动不安分的基因:家是平凡的世界,我要精彩的生活,因而河流阻隔不住梦的延伸。
        其实,河流从没阻隔住什么!它千年万年不变的流淌,小时候它很大,像是难以逾越的天堑;慢慢的它变小,变得不再深不可测,而是展现出了温驯的一面,是因为人慢慢地长大,慢慢的渴望更大的江河,它无声无息地引导我用少年的眼光寻找更大的河流了。哦!它是生命的链接。
        河流链接了我的童年和少年。童年的急切渴望,涌向少年的懵懂和无畏。少年里没有寒冷,哪怕寒冬赤脚淌过河流,哪怕脱光了衣服跳进河里洗澡,那河水依然感觉温暖,那轻缓的流动依然让人感到抚摸的温柔。记不清有多少次,和着同学在冬季里跳进它的怀抱,搅动它内心炙热,也用少年的炙热融进它的生命里。它是锻造,锻造生命的强壮,锻造灵魂的深刻,锻造梦想的辉煌!
        河流也链接了思念,思念心底永恒的家。壮年追逐世界的精彩却依然留念着家,不时涌向心头的是那河无声的呼喊;中年的坦然忽然懂得平凡的家的魅力,萦绕心间如更浓烈醇厚的酒,于是时不时地跨过河流,重归于梦里萦绕的家。归家的时间很短,然后会再次跨过河流再次离家出发去追逐生命里重要或不重要的东西。这些生命里重要的不重要的都在河流里静静的储蓄着,等待有一天思念的发芽,再次走向灵魂的深处,用欢乐的天籁歌咏,河流就是生命,生命就是河流。
        那条河由西往东流淌,流过山涧,山涧鸟鸣声声;流过四季,四季景色翩翩;流过岁月,岁月如歌殇殇。
        冬季里,那条河不再奔腾,如一匹驯服的马,静静的修养生性。我不知道有多少次看到过它在冬天的神情,每一个神情都带着微笑,每一个神情都是一次美好的相约。河流与我,从来都是微笑相约,从来都是不约而至,我走远,又回来,又走远,又回来,分离既又合着,从没真的离开过。那河流是在梦里流淌着!

                             一路虫鸣
         六点四十分出发,八点半左右到达,九点返回。可是已经是深秋,夜色来得早来得快,半路不到就四周漆黑,离城区越远,少了路灯的照射,黑夜更显出它的魅力,唯有车灯射出的那一团光在指引我们前行。
         在白天时,妻子就唠叨着不让我送,我知道她怕我辛苦,毕竟明天还得早起上班。可我坚持送,因为我想走走那条我熟悉的路。
         四年了。四年前,我从这条路离开了工作生活十五年的地方,而妻子依然坚守着。离开后,我没在夜里再走过,这次借送她回单位的机会,正好重温一下。路一段好走,一段不好走。我开着车,妻子一路说着沿途的变化,哪里的桥塌了,哪里经常塌方,哪里又起了新房子,一小时的路程,不知不觉就走完了。
         到了目的地,安顿好,妻子便催促我返回——其实她也希望我留下住一晚,可我明天还要早起——说早点回家,怕晚了不安全。对于安全我并不担心,这条路我太熟了,十五年行走,十五年相伴,没有害怕,只有不舍,更有的是亲切。
        我开着车,不急不忙的,沿来路返回。时间不算晚,才九点不到,可是山区已经显得很寂静,夜黑得更浓更纯粹,偶尔一辆车从对面迎来,才感觉自己是行驶在人间。我放下车窗,听见了平稳的发动机的声响,可也听到了夜里传来的虫子的叫声,时急时缓,时高时低,有的清晰可闻,有的隐约入耳。秋天差不多完成了它的使命,可秋虫不肯卸下快乐的演出幕布,仍然唱着它们专属的歌曲,虽然被秋天的凉风吹得声音没有了夏天的劲力,但好像在极力想抓住这最后时光,给这安静的夜平添一首留恋的情歌,以纪念这一生不枉世间走一回。当车窗外的虫声渐渐稀疏,我知道我离开我曾经生活的地方越来越远了。这一路,没有月亮星星陪伴,倒是微不足道的小虫子用它们清悦的歌声送我回来,我却无法向它们说一声谢谢。
         记得以前夜里走这条路最多的时候是中秋节,白天骑摩托载着妻子回家吃团圆晚饭,饭后再返回,但那时还是夏天,黑夜来得迟来得慢,即使天黑了下来,月亮也会如约而至,用她如水的光亮映照着这条山间公路,虫子也因为暑气未退,没有像现在尽情欢歌。
        记得小时候喜欢走在月色朦胧的夜色里,追逐萤火虫,倾听夜虫鸣叫,和小伙伴在月亮,萤火虫的陪伴下追逐打闹,那样的岁月已一去不复返,只能在脑海中追忆。
         如今我开着车,一路夜色四合,一路虫鸣声声,一路凉带冷的夜风吹拂,心宁静,人安详,夜未央。我不舍时间,因为她走得太快,让我来不及记录行驶的心情;我怀念夜里行路,因为月亮普照大地,洒下一片银光;我倾听虫鸣,因为小虫的欢歌唱着不舍的思念,让我惬意,平静,舒适。我什么时候可以再重温这一夜里行路的美妙,重温曾经拥有的那种温暖感觉,重温心底那一丝淡淡的乡愁?
         一路虫鸣,声飘夜色里,情牵微风中。

                             江湖编
(说明:编是胡编乱造的编。看电视之后,阅读之余,熄灯之前,成此谬文,以贻笑四方!)
                                    一  
          金庸《天龙八部》有一个人物,吐蕃国师鸠摩智。此君痴武成瘾,时刻想成为天下第一。为获取少林72绝技不择手段,为练武功走火入魔在所不惜,对扫地僧的指点不但充耳不闻,还怪人家多事,最终在西夏的一口枯井里被段誉吸光内力,几十年辛苦练就的神功荡然无存。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鸠摩智本来因胡乱练功,急于求成,已经血脉倒流命在旦夕,被段誉吸走内力反而救了一命,人也皤然醒悟,明了世间万物不过是过眼云烟,名利只是一场虚妄。作者对这个人物最后一句话交代:鸠摩智从此退出江湖,隐居西藏,终于成为一代得道高僧。
        鸠摩智本性不坏,是个练武奇才,作为吐蕃国师,佛法修为不差,只是本末倒置,习武的贪念暂时占上风,其他的就无所顾忌,到内力消失,武功天下第一的念想明白无法达成,内心的佛法自然重见天日,人也脱胎换骨,重归本真。
          当世中,凡夫俗子比比皆是,像鸠摩智此类的也不少,可都得经历一番磨难,才最终明白,最后才返璞归真。
                                       二
         古龙七种武器之《碧玉刀》。段玉是名门之后,所受教育来自父亲段飞熊段大侠,家教颇严。
        父亲派他往江南的宝珠山庄为江南大侠朱老爷贺寿,一路遭遇离奇,无意中掉进青龙会的圈套,为解救自己,段玉经人指点,去找顾道人指点迷津。在这个过程中,段玉为求顾道人指点,陪他们玩天九,其实就是赌钱,段玉先输后赢,输时不动声色,满不在乎,赢时没趾高气扬,不可一世。只是他以为赌得很小,一把输赢只一文。当他最后知道赢了十万两黄金后,他要求退回去,他说他不知道赌这么大,要是知道他不会赌,他还说输了他也拿不出这么多,那么赢了就不能要。旁边的几个说,现在你没输,而是赢了,再说我们几个不说,你没说出来的话,谁知道你没带钱呢?谁知道这样的事呢?段玉说:“可是我心里知道。我骗不了自己!”
        段玉没骗自己,也没骗他人,因为这点,他遇到的麻烦也不成为麻烦,他得到了各位江湖人物的帮助,化解了麻烦,还在无意中破坏了青龙会的阴谋,收获了自己人生的爱情。古龙在小说的最后说:“所以我说的这种武器不是碧玉刀,而是诚实。”诚实让段玉度过难关,救了自己一命;诚实让段玉娶回了宝珠山庄的最珍贵的宝珠——朱珠;诚实让青龙会的阴谋破产。诚实是一种武器。
                                     三
        三段论式的总结:
        即使你被骗的体无完肤,你也要相信,你绝不能去骗人,你绝对得保持你的诚实;等你经历过这些“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的苦难后,你会皤然醒悟,你坚持你的本真,回归你的本性,是多么的幸福。
         所以,人呀!诚实好!本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