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生活,展示自然,快乐日子,愉悦心情,让文字明亮生命!

                                   春之思
风拂过,绿扬眉。十里桃花相赋梦。此生华花百转回,更似娇羞状。
燕归来,雨欲润。两剪浮云飘扶摇。看淡风云重起涌,难抵鬓斑白。
最经年,排遣难。一腔情怀诉衷肠。此时更着风雨住,冲出满天霜。
思长久,恋无涯。多少恨怨郁心头。化作芳菲不尽流,徘徊庭树下。

                                  春之恋
        青梅煮酒叹晓月,月冷星稀寒气升。晨醒思情难别离,从此春风牵恋人。
        晨风带着微雨,携着春天的胳膊,飘飘扬扬地拂过山林,拂过河流,如芭蕾舞女般来了。天空雨雾蒙蒙,树木湿露欲滴,地面潮湿,小水潭这边一洼那边一洼,不时映照出天空飘过的白云乌云,倒映出出来觅食的飞过的鸟儿,汽车碾过,还溅起一扇扇的水帘。春雨在这种时候下成了土地的饮料,微风吹成了这种时候树叶,花儿的生命。
         一夜滴雨,房间外面的声音滴滴答答,噼噼啪啪,天亮后,嘀嗒嘀嗒声变成了叮咚叮咚声。雨丝是没有声音的,只有在物体表面积聚得够了,才慢慢顺顺的滴下,不成条不成线。山林的树叶被这细雨细细的冲洗,愈加翠绿,含苞的花儿被这微微的风儿拂过,渐渐绽开苞蕊,不急不忙的参与进这春天的雨季里。
        早晨屋外还不算冷,渐渐到了中午,天气渐渐变冷了,是雨丝带走了昨夜被窝残留的温度?是微风拂走了夜间储存下的暖气?还是春雨春风一起商量,让气温先升一点再降一点,然后再升一点?在这一升一降中,春天,春雨,春花,春的一切,包括诗,散文,景物,人,身,心,情……也娇羞地到来。
        春来了,在这寒寒瑟瑟里,在这雨露搅合里,在这雾气,微风,树木,小草,花朵里。我瑟缩着,也伸展着,我半睡着,半清醒着。春的生命脆弱,但更多的是顽强,春雨虽小,却不停的下着,春风化雨,赶趟着生命的力量,我迎面感受,我张臂拥抱,绿色也渗入我的眼里,我满眼都是蓬勃的生命!
        春雨送春归,春花待灿烂。春是生命的伊始,滋润着思念。

                       殇离六月
        荷用它圆圆的绿叶托住纯洁的雨水,骄阳却以火的姿态烤干它的热情。在这个六月里,别离是不可避免的痛苦,思念却像走失的儿童,在母亲的心上刻着条条的伤痕。
        水用柔润的躯体抚摸荷叶,让它更绿更翠,风用躁狂的热吹散夏日的激情,不伤不恋。荷上的水,渗不进荷叶的心,它只能看着如火的太阳,等它把自己的柔情蒸干殆尽,然后任荷叶招摇、向另一片雨卖弄风情。
        殇离六月,蝉鸣树梢,雷响天际;情逝夏花,雨打窗棂,风过白际。天空下,乌云盖顶;心上间,划痕累累。
         走过一程,突然发现只有自己,那春的烂漫,花的灿烂,似秋晨薄雾,阳光过处,踪影不再。或许,连自己都不是,就如那雨水,最后没在荷叶上留下痕迹!

                         杨梅的思念
        小时候,不知道什么是好吃。那时房前屋后总有几棵桃树李树枇杷树,在果实即将成熟的季节,每天都会有意或无意间经过这些树下,看到树上的果实稍微有点成熟的兆头,便会急急忙忙的摘下来,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吃。这些其实没有成熟的果子,就这样没法继续体验成熟的滋味,却让我感受了那个懵懂的童年,成了我心里挥之不去的记忆!
        今天,我看到这些还没成熟的杨梅,随手从枝头摘下来,放进嘴里,咀嚼着它的果肉,在酸酸的味道里再一次品尝我的懵懂。那种酸涩的味道,刺激我的味蕾,酸倒我的牙齿,酸进童年的记忆里。老人说,没有人看过杨梅花,因为它开在大年夜,开在深山里。要吃杨梅,也得经过登山爬树的辛苦才能实现。现在不同了,人们在房前屋后,在山坡上,作为农作物特产种植,它的开花不再神秘,结出的果实也等成熟了才采摘下来拿去卖。我后来都挑选那熟透的买来吃,可是却无法吃出酸涩的味道,无法品出懵懂的童年。这次看到不成熟的,不顾一切的摘下放进嘴里,总算又体味出童年时的滋味。

你把他人看成是一道风景线时,不觉中,你也成了一道风景!你拍摄别人,别人的美映入你的镜头,进入你的心头,是你心里的风景。而你,也成了另外的人的风景,和你心里的风景和谐共存,共同成为世界的风景!

你从洪荒走来,走进这阳光的中间,我在风中拥你入怀,怀抱对你的爱,对你的痴呆。你从远方走来,走进这暖暖的残冬,我在旷野中抱着你,给你绵绵的情,亲亲的呢喃。你从阳光走来,走进这柔软的绿色中,我在浓密的森林里款待你,吟爱情的歌谣,跳曼妙的舞姿,挽留你漂泊的心,渴望你温柔的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