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生活,展示自然,快乐日子,愉悦心情,让文字明亮生命!

                         瓦尔登湖的纯粹
         其实说到底,自己还是喜欢简单。简单的生活,简单的人际,简单的思考。所以对《瓦尔登湖》那简朴清丽的描写爱不释手,好像连自己也跟着作者,生活的瓦尔登湖旁,自给自足,与世无争。
         “风乎舞雩,咏而归。”我们在自然的流淌里寻找心灵的纯净,却不小心需要经历一番的探索,蓦然回首时,才发现最真最纯的一直没走。
        曾读过一个印度的故事,说一富翁在恒河边看到一钓虾人 ,观察良久,发现钓虾人每天只钓起三五只虾就走到一间小酒馆,买二两酒,边温酒边煮虾,待酒和着虾下肚,便悠哉悠哉回家,第二天复是如此,富翁又发现此人只是一个穷人。于是问这钓虾人:为何不钓多些虾,拿去卖,赚钱,以后可以好好的享受生活,每天可以在酒馆里喝酒?钓虾人反问道:难道我现在不是在酒馆里喝着酒,享受着生活吗?
        我们承认,印度人的懒散在世界是出名的,这里我们忽略不计。但经历一番无谓的挣扎后又去追求最初的朴实,不是显得画蛇添足吗?
        追逐繁星,不成想最亮的就只一颗;追逐大海,不成想最清澈的就是溪流;追逐名利,不成想守住本真才是真理;追逐不属于自己的,不成想最珍贵的已经握在手中。
         梭罗的精神境界高尚纯洁,他看清世界的本质,不喜热闹,不逐名利,不惧艰辛,只靠自己,自立更生,或许这就是人生的自然之美。

                               冬夜喜雨
        春未至,雨已来。这雨淅淅沥沥下在冬天的夜里,没有一丝冷意,反而衬出春就在不远处。
         雨下不停,那声音滴落在水泥板上消散在风中。雨柔软下着,不徐不急的在冬天凋零的天空里飘过,伴着雾气,伴着落叶,冲刷尘埃,那尘埃能落定么?雨清洗留念树枝的绿叶,雨滋润干涸土地里的小草,雨涨满秋天风干的溪流。雨,你还有什么特技吗?在飘落的瞬间,在触地发声的瞬间,在溅出水花的瞬间,在消失于地表的瞬间,你是上天赐给冬夜的长梦!
        帘外雨声惨,茶香荡室间。远去了孤独,远去了寂寥。生命本无萍,何来悲秋风?冬雨带着清风,用泥泞铺就一夜惊喜;冬雨随意滴落,借呢喃催眠半袖温柔。冬雨赶趟儿似的,用力击碎贫瘠的思想,苍白的思念。偶尔在雨声里闻闻茶香,重新氤氲成夜黑梦醒,而哪一处不是梦出发的地方?
        没有想过冬夜的雨会是如此温暖,会是如此引起人的思念。在逝去的日子里,冬雨总是和寒冷相伴,那冷到骨髓,令思想凝固,令思念结霜。今夜,雨遇上不冷的冬夜,飘逸了人的梦,飘过了生命的美。我们诉说,冬雨淅沥成春天,那是生命追逐梦想的激情;我们想念,冬雨涮洗的浮尘,会重归大地的怀抱,再次孕育春天的色彩。
        冬天里,所有彩色退出天地的舞台,暗淡成灰白,那是风霜的遗留。冬雨用不徐不慢又清澈的姿态,叫唤出春重新点燃色彩的瑰丽。夜静雨条条,余音绕梁,细若游丝,最后消逝于黑暗里,也消逝一切嘈杂。

                              那条河(四)
        又一季冬临。雨水的稀少,砂石裸露出河底,做着散漫的姿态。浅浅的水流映着活泼的鱼虾,它们不怕冷,在寒冷的早晨,依然摆来摇去细小的鱼尾,好像与河面的白白雾气呼应。
        我曾经在冬天挽起裤腿淌过这条河,已经冻得通红的脚没有感觉河水的冷,反而因水和空气的温差让我感到它的温暖。是呀!它温暖!在严寒的季节里,在霜冻的早晨,在赶着上学的冬季晨风中,它依然温暖。淌过了河,如同走出了山里的家,如同走上了梦的征途,如同外面的世界已经将我接纳。河流分割了家与征程,一边是梦里萦绕着的家,一边是奔放的心,可见或不可预见的路程。少年的内心里永远涌动不安分的基因:家是平凡的世界,我要精彩的生活,因而河流阻隔不住梦的延伸。
        其实,河流从没阻隔住什么!它千年万年不变的流淌,小时候它很大,像是难以逾越的天堑;慢慢的它变小,变得不再深不可测,而是展现出了温驯的一面,是因为人慢慢地长大,慢慢的渴望更大的江河,它无声无息地引导我用少年的眼光寻找更大的河流了。哦!它是生命的链接。
        河流链接了我的童年和少年。童年的急切渴望,涌向少年的懵懂和无畏。少年里没有寒冷,哪怕寒冬赤脚淌过河流,哪怕脱光了衣服跳进河里洗澡,那河水依然感觉温暖,那轻缓的流动依然让人感到抚摸的温柔。记不清有多少次,和着同学在冬季里跳进它的怀抱,搅动它内心炙热,也用少年的炙热融进它的生命里。它是锻造,锻造生命的强壮,锻造灵魂的深刻,锻造梦想的辉煌!
        河流也链接了思念,思念心底永恒的家。壮年追逐世界的精彩却依然留念着家,不时涌向心头的是那河无声的呼喊;中年的坦然忽然懂得平凡的家的魅力,萦绕心间如更浓烈醇厚的酒,于是时不时地跨过河流,重归于梦里萦绕的家。归家的时间很短,然后会再次跨过河流再次离家出发去追逐生命里重要或不重要的东西。这些生命里重要的不重要的都在河流里静静的储蓄着,等待有一天思念的发芽,再次走向灵魂的深处,用欢乐的天籁歌咏,河流就是生命,生命就是河流。
        那条河由西往东流淌,流过山涧,山涧鸟鸣声声;流过四季,四季景色翩翩;流过岁月,岁月如歌殇殇。
        冬季里,那条河不再奔腾,如一匹驯服的马,静静的修养生性。我不知道有多少次看到过它在冬天的神情,每一个神情都带着微笑,每一个神情都是一次美好的相约。河流与我,从来都是微笑相约,从来都是不约而至,我走远,又回来,又走远,又回来,分离既又合着,从没真的离开过。那河流是在梦里流淌着!

           追回失去的纯真,追逐光明和自由

       “为你,千千万万遍。”我听见自己说。
        然后我转过身,我追。
        它只是一个微笑,没有别的。它没有让所有事情恢复正常。它没有让任何事情恢复正常。只是一个微笑,一件小小的事情,像是树林中的一片叶子,在惊鸟的飞起中晃动着。
         但我会迎接它,张开双臂。因为每逢春天到来,它总是每次融化一片雪花;而也许我刚刚看到的,正是第一片雪花的融化。
                                 ——《追风筝的人》

        偶尔看到这本书,带着试试的心思,随便翻阅着。是的,没有激动,不带期望,就这样静静的翻阅。
         阿米尔在墙角偷偷的看着哈桑被阿塞夫侮辱,他以为哈桑不知道,但他知道哈桑是在保护那个蓝色的风筝,有了那个风筝,他,阿米尔,就能得到父亲的关怀,就能得到父亲的爱,哪怕只有一次。他任由阿塞夫侮辱哈桑,没有出来帮忙,这样他也得到了愧疚的相伴,这种相伴可能贯穿一生;阿米尔把钱放进了哈桑的被褥里,冤枉哈桑偷窃,父亲不是最恶偷窃么?这样父亲就会赶走哈桑,阿米尔得尝所愿了,阿米尔背叛了哈桑,可是也把愧疚的心魔放进了他自己的心间。
        人性本来就是复杂,世界也是复杂。处于优势地位的人,多多少少会看不起地位低的,所以总会不经意的去嘲笑伤害,可是另一方却无条件的维护着优势方,因为他总是那么纯真,他的内心总是那么光明,他心中总保持他的信仰,并且终其一生。
        阿米尔童年时的背叛,让其用后半生追悔,这追悔就是追回,追回哈桑对他的“为你,千千万万遍。”追回曾经的纯真,追回失去的光明。可惜,阿富汗失去了信仰,失去了人性,失落了文明的尖塔。他经历千难万险,知道哈桑被塔利班枪杀了,哈桑的儿子成了他追逐的风筝。人性如此,阿米尔无可奈何,我们无可奈何。一个千疮百孔的祖国,一个无可救药的祖国,一个丧失文明,充满野蛮,充满罪恶的祖国,已经无法,也不会去保护它的国民。
        还好,阿米尔带回了哈桑的儿子。阿米尔的光明回来了。阿米尔的信仰重新找到了归宿,哪怕这个归宿依然会漏进风雨,哪怕弥补的过程会漫长,甚至是永远,至少,人性已经复苏,光明即将来临。
        我们总会有那么一两次不负责任的做错事,总会在或故意或无意中伤害到无私对自己好的人,总会在心中不平衡时放出自己心底的魔鬼,然后,我们再用尽全身的力气去追回心里的善良,追回曾经失去的光明自由,即使已经无法完完全全的做到,但也不会放弃。所以作者卡勒德•胡赛尼在篇末只写了两个字:“我追。”
         “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风筝,无论意味着什么,让我们勇敢地追。”译者李继宏如是说。
           合上书,我默念着这句话。

                             江湖编
(说明:编是胡编乱造的编。看电视之后,阅读之余,熄灯之前,成此谬文,以贻笑四方!)
                                    一  
          金庸《天龙八部》有一个人物,吐蕃国师鸠摩智。此君痴武成瘾,时刻想成为天下第一。为获取少林72绝技不择手段,为练武功走火入魔在所不惜,对扫地僧的指点不但充耳不闻,还怪人家多事,最终在西夏的一口枯井里被段誉吸光内力,几十年辛苦练就的神功荡然无存。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鸠摩智本来因胡乱练功,急于求成,已经血脉倒流命在旦夕,被段誉吸走内力反而救了一命,人也皤然醒悟,明了世间万物不过是过眼云烟,名利只是一场虚妄。作者对这个人物最后一句话交代:鸠摩智从此退出江湖,隐居西藏,终于成为一代得道高僧。
        鸠摩智本性不坏,是个练武奇才,作为吐蕃国师,佛法修为不差,只是本末倒置,习武的贪念暂时占上风,其他的就无所顾忌,到内力消失,武功天下第一的念想明白无法达成,内心的佛法自然重见天日,人也脱胎换骨,重归本真。
          当世中,凡夫俗子比比皆是,像鸠摩智此类的也不少,可都得经历一番磨难,才最终明白,最后才返璞归真。
                                       二
         古龙七种武器之《碧玉刀》。段玉是名门之后,所受教育来自父亲段飞熊段大侠,家教颇严。
        父亲派他往江南的宝珠山庄为江南大侠朱老爷贺寿,一路遭遇离奇,无意中掉进青龙会的圈套,为解救自己,段玉经人指点,去找顾道人指点迷津。在这个过程中,段玉为求顾道人指点,陪他们玩天九,其实就是赌钱,段玉先输后赢,输时不动声色,满不在乎,赢时没趾高气扬,不可一世。只是他以为赌得很小,一把输赢只一文。当他最后知道赢了十万两黄金后,他要求退回去,他说他不知道赌这么大,要是知道他不会赌,他还说输了他也拿不出这么多,那么赢了就不能要。旁边的几个说,现在你没输,而是赢了,再说我们几个不说,你没说出来的话,谁知道你没带钱呢?谁知道这样的事呢?段玉说:“可是我心里知道。我骗不了自己!”
        段玉没骗自己,也没骗他人,因为这点,他遇到的麻烦也不成为麻烦,他得到了各位江湖人物的帮助,化解了麻烦,还在无意中破坏了青龙会的阴谋,收获了自己人生的爱情。古龙在小说的最后说:“所以我说的这种武器不是碧玉刀,而是诚实。”诚实让段玉度过难关,救了自己一命;诚实让段玉娶回了宝珠山庄的最珍贵的宝珠——朱珠;诚实让青龙会的阴谋破产。诚实是一种武器。
                                     三
        三段论式的总结:
        即使你被骗的体无完肤,你也要相信,你绝不能去骗人,你绝对得保持你的诚实;等你经历过这些“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的苦难后,你会皤然醒悟,你坚持你的本真,回归你的本性,是多么的幸福。
         所以,人呀!诚实好!本真好!

                          日间小记
        10月2日晨。过去一天嘈杂烦乱,今晨已渐清净。妻子高卧酣睡,小儿自娱自乐,我静躺沙发,翻手机,阅网络,读一网友转载林清玄《清欢》一文,想来清欢难得,终为嘈杂掩盖,更甚酒后多言,心迹乱表,终不及嘈杂声中独自酣卧。
        如今,清茶一盏,细品慢嘬,窗外虽车声滚滚,人声不息,却为室内一宁。推杯换盏,引吭高歌,实不为己身己心所欲,唯独处一处,与清风自来,与星月相拥,与雨露均沾,得之而后乐也。
        近日偶读一笑话,说一仙人下凡至一穷乡僻壤遇一穷困潦倒之人,仙人怜其身世,传一秘方,嘱其次日置于清水中,与三人尝喝。次日,穷人一遇斯文之人,让喝之,斯文人曰醇美;至午间,又遇一武人,让试之,武人吼之曰爽;直至一午无事,穷人心急,至暮色渐临,才又遇一疯子,急让之喝,疯子喝后,癫狂更甚,口出不逊,不能明理。此秘方兑水后世称之为酒也。后世人喝之,开始时互为克制,斯斯文文,如文人之举;至中段推杯换盏,划拳猜枚,勾肩搭背,山摇地动,如武人之态;至末尾不能自己,疯癫现露,口出狂言,如疯子之行。殊喜之,厌之,恶之?
        想起曾试之,虽无疯癫之行,但有狂言之态,深为恶之。真不如今,静处一室,香茗相伴,无为翻书,于热闹中心修静养,与嘈杂中固守寂寥。世间真挚难得,口说无凭,心有灵犀,彼此相通实为凤毛麟角近乎无,何不随风而去荡天地,引鹄而来守心间?

                                无题  
        一个季节流转,变换一方不同的天空,改变一场不期而遇的温暖。是季节的气候变化,还是思情的增减?春逝了,繁花落尽,春水流走,变换成热烈的夏天,变换成敞亮的身心,变换成激昂的真情。“芳菲歇去何须恨,夏木阳阴正可人。” 你会说,夏阳正当。秋来了,带着清爽的风,带着万里的蓝天,带着千江的月。“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你会说,秋色无边。
        一天昼夜更替,更替掉白天繁忙尘嚣,更替掉黑夜寂寞孤独。是黑夜的静舒缓尘世的繁忙,是白天的光驱走寂寞孤独?夕阳西下,倦鸟归巢,换来夜色无边,换来嘈杂远离,换来临时的宁静。天光放白,露珠晶莹,夜的孤寂被融化,被消解,被涌动的心暂时压制,你是否仍然重复昨天的故事?
        不是的,不是的!生命没有重复!远离了春天,秋天的另一番滋味同样充实着你渴望的心;黑夜过后,迎来的是让你充满力量的阳光。
        我们常转身,留下由清晰而逐渐模糊的背影,给欣赏你,爱恋你,不舍你的人的眼睛追寻,而你,却追寻着什么呢?
        我们常思念,思念曾经的相逢,思念失去的拥有,思念你无法割舍的家,更思念让你感动的瞬间。可一切也只得在心里默默的思念,因为你转身离开了,因为你依然忙着去追寻了!

                      秋凉正当月圆时
        天气的闷热依然抵挡不住秋天脚步的声响,在那一弯新月渐渐被圆润,被清朗时,夜莺也只能低吟着飞向笼罩一层薄纱的星空,她祈望能飞进她思念一夏的团圆里,没有忧伤,不再离别。
        叶还是青翠,青得黛墨黛墨,走近一看,又隐隐约约泛出一丝丝不易察觉的淡淡的黄。那是叶子挣扎着不想流失在春天积蓄的水分,不想散去在夏天吸收的阳光,可终究抵不过秋风的轻抚,只能不舍的离开树枝,飘落下来。即使是飘落,也是慢慢悠悠,慢慢悠悠的,离开不再匆忙,化作春泥距护花也还早。
        溪流却不同了。溪水清澈,却不再激越。水声轻缓,却不再潺潺。露出来的被春水夏雨冲刷干净的石头,现在光洁白亮的,与圆圆的月亮互相辉映,蒙蒙胧胧,分不清哪个在天上,哪个在溪水里。水更清凉了,偶尔漾起波纹,月亮也随之飘动,与石头,与水草,与浸泡着的脚,温柔的亲吻着,轻得你感觉不到!
        偶尔一两只留念夏天的萤火虫飘飘摇摇的飞过,像是明明灭灭的灯火,不一会就消失在夜空里。这时,你只能想象,想象它曾经的多姿;你只能回忆,回忆它忽闪忽闪的亮光;或者你只能企盼,企盼来年夏天它再精彩的演出。
        没有酒,对饮已成三人。月色如水,影动已是清凉。山林清玄,梦幻最是飘忽。月圆时,秋凉正当。

                              茶语
        在山间,雨露恩泽,成就细嫩的叶芽,迎着微风,沾着玉露,新翠一方土地。茶,以两叶一芽的风姿向天地,向世俗,向追求清心的人昭示:生命的勃发是从绿色开始,生命的从容是以沉浮的体验展示,生命的气息是用飘溢的香气氤氲。
        茶树,种在阳光充足的地方,或许这样就造就了它温暖的内心;种在山林野外,或许这样就形成它纯朴的灵魂;种在人迹罕至,鸟语啾啾的旷野,或许这样就沉淀它空灵的性格。
        采茶,必须历经爬山涉水,历经艰难险阻,才笔直地站在茶树前,虔诚的注视,把那两叶一芽用指尖轻轻地掐下来,再恭敬地放进竹篓。这不是摘叶子,这是在采摘生命的进程:勃发、沉浮、从容和清香。
        经历一系列的工序,茶制好了。那嫩叶浓缩成细小的一条,这细小的一条蕴含着阳光雨露,天地精华。
        泡茶喝茶,考验着茶客的心性。经历了一路的辛苦,难道还不能静静的悠悠的喝一杯茶?烧水,烫壶,闻杯,斟茶,看着那一条条的茶叶在热水中翻滚,浸润,沉浮,然后叶片散开,释放出阳光雨露,释放出天地精华,释放出人间清香,这时双手小心的捧起杯子,放在鼻子前吸一缕茶香,再轻嘬一口,让那茶的清润,馨香沿口腔,喉咙直达胃里,让那山林的阳光驱除心底的阴霾,让那草木的雨露滋润干涸的思想,让那天地的精华充实空虚的灵魂。
        生命,难道不是如茶一样,要阳光雨露的恩泽才能蓬勃成长,要经历磨难才能走向辉煌,要经历沉浮才会懂得从容淡定的面对,要经历浓缩压制才懂得储蓄精华,要经历繁琐过程才懂得珍惜人生的真和纯?

                              夏的挽歌
        立秋一过,阳光突然像是被一层淡黄淡黄的薄纱隔着,滤去了那刺眼的白色,变得柔和起来。风中的气流依然燥热,但当夕阳西下了,空气里会偶尔夹上一丝丝微凉,这凉,由少渐多,当夜幕垂下,凉意已是拂人脸面,沁人心脾。
        蝉声少了盛夏时刺透天空的劲力,渐渐稀疏,以致声响消逝,似是因少了阳光的照射,而失去了往日威风,又或是躁动了一夏,要留有精力,以延续下一个夏天引人入胜的表演。蝉也退出这一夏的精彩,隐入下一个季节的轮回里?
        雨随之而来。这是秋至的预告吧!这雨没所谓的大,也没所谓的小。不像春天那样缠缠绵绵,不像盛夏那样洋洋洒洒,也不像冬天那样凛凛冽冽。就这么下着,间或伴上几声夏天遗留的雷声,几道夏天走失的闪电,把空气中燥热的灰尘冲压下地面,渗进泥土里,让闷热渐渐消失,让清凉慢慢回归。
        一阵雨后,那一座座山,轮廓线条突然清朗起来;一个个山岭,由绿变黛,变墨;一片片叶子,虽然还耀着迷眼的绿,却不再是翠了。许是她生命的辉煌已到顶点,要考虑好好的积蓄养料,为来年再续这夏的蓬勃和辉煌。这是生命的重启么?
        天空不再是白花花一片,那最上层的蓝已被压抑得太久,要挤开云层展现她的温情了。风吹过后,云朵不敢负了蓝的理想,偷偷躲开,让出整个天空,任由蓝去遨游,去铺展,去恣肆妄为,然后洁净天,洁净地,洁净你我浮尘一夏的心。
        田野里, 晚稻禾苗由嫩绿趋于翠绿。农民伯伯正施第一遍肥,除第一次草。当翠绿变成墨绿时,秋或许真的降临了。那时,农民伯伯在夏天晒黑的脸上洋溢的笑容会如夏天的太阳一样灿烂:勤劳终将获得满足的收获!
        夏走了,秋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