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生活,展示自然,快乐日子,愉悦心情,让文字明亮生命!

     雨水


一夜情话

天街满地湿润

草色的朦胧美

胜过青翠


春上演变奏

四处流溢

皇都小城

似是烟柳萌动的诱惑


细无声里滋生

明媚笑容

一声响雷

惊起鸿雁归


               九月,用一寸月光怀念(外一首)

翻过日历
月光漂白日子的阴影
挤出露珠包裹夏天的离别
斑斑驳驳又条理分明
一片冰心铺开

我们曾是月下常客
用一盏茶的温度陪伴凉如水的夜
用一句话突破寂寞包围
如今九月降下所有银色光辉
我只能伸出手捏住一寸怀念过去

月饼

捣碎所有分离和不舍磨成粉
挤出心底最甜的那丝牵挂
伴上芝麻花生腰果瓜子瓜条
揉成一团印上花好月圆
故乡,亲人所有面容收拢在心中

咬上一口
牵挂的甜蜜漫上趴着皱纹的眼角
化作一滴温热的泪留下来
等热泪流到嘴角
私自延长保质期到下一个中秋

        在树林里听虫子笑

树林,那是童年美妙的地方
曾经暗藏着无数的宝藏
偶然的日子,重新回到了长着树的林子
在夏天灿烂的太阳底下
有一条一条虫子发出爽快的叽叽声

曾经幻想这是人间最和谐的音乐
那是没有经过岁月淘洗的精灵
声响和藏着的宝藏永远是迷语一样
那是用清澈明朗的眼光搜寻的风景
叶子耀着彩色的光芒

虫子笑出声调高扬和低调
微风拂过叶子也沙沙乱叫
我极力回忆一切过往
捉迷藏和探寻宝藏已随风流淌
梦想发芽也成为花黄

现在透过叶子缝隙
仰望深远的蓝空
一片云悠然地变换各种模样
在我眼里隐藏着孤独的思想
只能渴望的望着而不能用手丈量

我耳中收集虫子的一切声响
把它想象成曾经喃喃细语
伴着夏天的微风揉杂成
树林里双飞的蝴蝶
消失在树顶的叶尖上

       一片风

一片风走过阳台
失落一朵过时花
残阳洒下血红
勾兑相思的债

目光所及的距离
蝴蝶双双飞进黄昏里
归巢鸟划过天空
隐形的线牵扯遥远的情

晚霞开始涨红脸
感染漆黑的眼
远方
温暖伴随温柔亦步亦趋

                            初夏,光辉沉着思念

暮春的雨带着闷闷的风
在午后淅淅沥沥下着
偶尔飘过一朵蝴蝶样的落花
西窗染尽四月芳菲

这样的雨下着
这样的风吹着
这样的花落着
似是告别这个春天
似是迎接这个夏天

空气湿润,思绪湿润
冥想中,那一年的春天
雨丝声声,笑靥如花,惠风和畅
如今这雨洗涤着心灵的感应
这风吹散了刻骨的记忆
唯有落花似流水趋于平淡
唯有夏日耀光辉沉着思念

雨似乎停了,风似乎止了
西窗落下帷幕,夜如约而至
初夏的夜,清凉,热闹,极简
草虫叽叽叫
猫头鹰栖在高枝上
发着青光的眼注视着一切
人间冷暖,人情世故,分离聚合……

树叶摇曳了一天,现在一动不动
层叠在半空,遮挡住星星的光线
夜空如银,星辉灿烂
春天的风雨冲洗尽杂质
初夏夜的星光耀出思念纯粹
耀出思念绵长

                我看夕阳从初夏坠落

归巢鸟翅膀扇出风吹过叶尖
云彩只在它身边徘徊
早晨和中午忙得碌碌无为的思想
很快凝固成块状话语堵住嘴巴
头脑却翻腾黑色浪花

夕阳很无情
忍受不了一天光阴似箭
固执地挂在云朵前
灼烧双眼灼烧念想
不坠落去它该去的地方

我的双眼已经很疲惫
盯着那圈样光晕
慢慢幻化成七色彩虹
说好那七颗钻石耀眼呢
但天光光映不出她的辉煌

春天快过去吧
初夏事物语言已经准备好
敲开凝固的嘴巴
扬头甩给那些野草香椿树布谷鸟
种子的芽长成了翠绿的衣装

潮湿还驻足在昨天的雨水里
花香还弥漫在清晨的窗台上
眼里还晃动着恋人飘逸长发
一天就变成了夕阳疲劳脚步
停在风中凌乱了山川蛮荒

我望着那夕阳空荡荡挂着
没有坠落下去的迹象
担心明天早晨它升起时
驱赶不了春雨遗下的忧伤
只圄在盛开鲜花的灞上流荡

                          我看着春风拂过满山杜鹃花

那天晴朗
空山对着蓝天
鲜红飘动遍野
泥土香四溢
目光之处
杜鹃花蕊闪出晶莹泪珠

蜜蜂蝴蝶莺莺耳语
雏鸟扑腾双翅欲飞
我曾放牧的那头牛唉唉叫
灵动的眼一往情深
对着风吹来的方向
寻觅曾经感动心灵的拥有

满山杜鹃无语
春风温柔拂过花朵
拂过身体指尖
拂过相拥的誓言
我潸然泪下
望着一丛丛杜鹃花低眉

我在春天的路口望着你

春天里我们走过铺满松针的路
绿芽从枯叶覆盖的泥土钻出
昨夜的雨水泥泞了道路
凌乱了我们的脚印
打湿彼此整齐的裤脚
林间知更鸟鸣叫
似你在我面前喃喃细语

花没有开或者已经凋谢了去年的灿烂
留下给我们的也许是寻找也许是等待
等待花重新绽放
等待春天的脚步珊珊来
风先来了
吹着痛苦的忙音
凌乱的脚印也被吹干

我听着你的喃喃细语
似空旷远音消失在耳边
知更鸟拍打潮湿的翅膀飞走
雨水泥泞的路干涸
唯有春不受左右出来阻隔我们拥抱
唯有湿润的空气拉扯长彼此距离
遗留一个我在春天的路口望着你的后衣摆

风吹起衣摆的样子
每一刻都撩拨心弦
脚后跟微尘飘飘
散入路旁野草丛
瞬间被花香融化
我用鼻子极力嗅寻
却只剩心的翼动和满眼泪水

                夜冷山乡

风冻雨成雪从暗黄的路灯下飘落
丝丝缕缕的冷意钻进心间
那条痩弱的大黄狗跳着脚
瑟瑟的从十字街口跑过
山林无视这一切
任人声消逝在黑暗里

冷夜嗦嗦侵袭着每一条古巷
连同雨落进千年的传说里
檐下滴水伴着风
高低不同的叮咚声显出来
显出冷夜更加孤寂和无奈
雨滴石穿只是千百年坚持的成果

我想这夜的妩媚被冻僵
山川挂上冰块一片洁白
每寸土地坚硬的裸露
白天鞋印残留的斑痕也昭示泥土的寒冷
一步步的弯曲延伸到无尽头
那是冷夜的不归路

风不呼啸却刺骨而过
给你没有声响的刀割一般
山乡被吹得缩小成一盏灯
昏黄的在夜里摇晃
蒙蒙的在路口张开嘴
吞噬这冷的深夜

                  小树林

童年的笑声爽朗和着山雀鸣叫
捡拾野果的清香跑遍每一棵树头
在冬季的早晨
稚嫩的脚步无所顾忌
踏响整座山的睡眠

松鼠跳跃过另一树的枝头
红腹锦鸡彩色的身影飞向树顶
一串串的风流荡
光在地面徜徉
遗留下斑驳陆离的影子

晶莹的白霜滴出圆润的露珠
打湿奔跑的裤脚
鞋边沾着黄的黑的泥土
脸颊沁出的汗水
是欢乐早晨最可口的早餐

树林不再寂静
无数幼小的身影欢呼雀跃
叫嚷声和笑声惊吓出所有动物
红色黄色的山果迎来第一抹阳光
颜色在阳光开始恣意时浮动

欢乐充溢每个角落
叶子展出耀眼的绿
飘落的也是彩色蝴蝶般轻盈
幸福滋长
时光里童年无忧无虑